政府建议金援各政党 净选盟评论员赞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政府建议金援各政党 净选盟评论员赞同

    (吉隆坡22日讯)净选盟2.0和时事评论员皆赞同政府,为各政党提供资金援助的建议,并认为此举可有效帮助因所获支持率不大而面对生存挑战的弱势政党。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向《中国报》指出,目前我国对政治献金的管制松散,正因为不知道政党资金的捐献者身分、政党如何花费该笔资金等,才会发生一马发展公司(1MDB)丑闻和接受外国政治献金的情况。

    他认为,为了解决类似问题,除了获得公共拨款,各政党也应公开所得到的政治献金数额及如何花费相关数额;他也建议由选举委员会管辖政党注册和开销等事宜,届时选委会就能稽查政党所上报的有关开销。

    叶瑞生说,在这样的管制下,政党所获的政治献金或有所减少,因此建议政府可依据政党在上届大选所获选票,按每张选票可得4令吉计算分配拨款,以便政党无需依赖商业集团捐献而被左右决策。

    他补充,政党获得拨款后,仍可接受其他方的政治献金,唯必须制定捐献顶额,否则捐献数额过大,捐献者就会试图影响有关政党。

    询及弱势政党在有关拨款制度下,所获资金相对较少,叶瑞生认为,在目前的体制下,弱势政党不但无法赢得议席,也面对筹款方面的困难,但在该拨款制度下,有关政党至少能获得基本的运作资金,也鼓励替代政党的出现。

    可探讨做法迈向更民主

    时事评论员陈亚才指出,政府拨款资助各政党和候选人是可探讨和推行的做法,让政治更加民主,也能让缺乏资金,但有意为民服务者参与选举。

    他说,在我国参与选举需支付按柜金、宣传等费用,若没资金就得自行筹款,因此政府资助政党是需要详细规划,同时也要规定资助数额。

    不过,他认为,资助政党和候选人并非等同政治献金问题会减少,因为金钱政治需要另一个制度来约束,如仿效其他国家限制选举经费顶额,避免候选人通过花大钱获选为民意代表。

    “目前我国(政治献金)很松懈。没有资助经济条件比较弱的政党或候选人,就会出现竞选期间,(有人)通过政治献金等来影响候选人和政党的情况。”

    他举例,政党通过不同的个人和企业捐献而拥有几十亿令吉的竞选经费的话,候选人中选后,有关人士和企业就会尝试影响或左右政府的决策。

    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哈欣则说,此举不但能阻止政党获得超过所需的额外资金,也能赋权选委会确保每名候选人都获得公平竞选机会。

    需立法管制免中饱私囊

    在政党方面,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认为,政府资助各政党是一项正面建议,唯这需与其他措施配合落实,包括立法管制政治献金,确保不会有任何当权者或部门中饱私囊、公器私用的现象。

    “要有干净选举,政党就要干净。环顾世界民主发展国家,包括德国都已落实由政府根据人民的支持率,拨款给各政党的做法,同时也通过这方法来有效管制政党的政治献金,避免26亿令吉献金丑闻重演。”

    他指出,德国政府每年拨出一笔款项后,再根据各政党在大选所获支持率来分配,而少过特定支持率的政党,则分文不得。

    他说,除了拨款给政党,也要通过和落实政治献金法、首相和内阁部长要向反贪污委员会申报财产,同时要在教育灌输上有一套做法。

    他补充,希望联盟政府会严正看待所有改革建议,所有竞选宣言也会依据路线图逐步落实。

    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则说,该党会欢迎任何减少贪污问题的方案,虽然有关建议的概念很好,唯如今问题不在于建议的好坏,而是我国是否拥有相关财力来落实。

    独家报导:沈燕玲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