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宏祥《當哈迪遇上馬哈迪》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林宏祥《當哈迪遇上馬哈迪》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后,伊斯兰党崛起为“最具威胁力的在野党”。以“反ICERD集会”展现草根动员能力,与巫统的磨合也渐入佳境,终在2019年1月26日彭亨州金马仑国席补选奏效。相对于排队面对司法检控的巫统领袖,打宗教牌的伊党领袖占据道德制高点,让伊党从后市看起。



    2019年2月1日,《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Clare Rewcastle Brown)在不道歉,也不撤下“指控伊党领袖收取巫统九千万政治献金”文章的情况下,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 (Abdul Hadi Awang)庭外和解。接着,伊党中委聂阿都(Nik Abduh)承认自己在选举前撒谎,同僚引述《古兰经》典故为他圆场,而反贪污委员会亦介入调查。

    巫伊联手形势看涨的剧情,就在这半个月内急转直下。士毛月州席补选前夕,哈迪阿旺放低姿态,前往会晤首相马哈迪,答应补选中撤回对巫统的支持,并签署协议,在马哈迪面对“不信任动议”时,成为其后盾。伊党选前对马哈迪火力全开,如今大幅度U转支持马哈迪领导,违反近年来高喊的“Istiqamah”(始终如一)口号;而哈迪突然撤回对巫统支持,也让原本越趋融和的巫伊关系,产生变数。

    2018年6月4日,马哈迪(左起)在首要领导基金大厦接见到访的哈迪阿旺等伊斯兰党领袖。
    2018年6月4日,马哈迪(左起)在首要领导基金大厦接见到访的哈迪阿旺等伊斯兰党领袖。

    马哈迪权谋压制在野党

    可以这么说,马哈迪在509变天后,以其深不可测的权谋,在政党政治层面上,逐步削弱巫伊两党的实力。他策动一波接一波的退党潮,施压巫统党内票选主席阿末扎希(Ahmad Zahid Hamidi)下台,间接决定了敌营的最高领袖人选。之后他将矛头对准正在崛起的伊党,以掌握在手中的把柄,让后者向他投诚。如今伊党领袖忙于在支持者前为丧失诚信的自己解套,面对巫统时也有为自保而背叛盟友的尴尬。

    此举让人喜忧参半。巫伊结盟让右翼势力整合后抬头,《当今大马》甚至根据509选举成绩,把巫伊得票合计,得出三十个国席选绩将会改写的结论。换言之,若单纯从巫伊当时得票计算,排除两者结盟产生的不同效果因素,希盟政府将不会诞生。如果一切现状不变,其延伸的担忧是:即将在第十五届大选胜出的,会是象征右翼势力的巫伊政府。

    故此,当马哈迪将巫伊推向悬崖,就得到一些人的喝彩,或体谅。有者甚至相信,马哈迪需要在国会掌握三分之二多数优势,以启动涉及修宪的改革议程,如总检察长与检察官的角色分割、法官任命程序之改革等。

    然而,强势的马哈迪政府意味着弱势的在野党,不利于对当权者的监督与制衡。更甚的是,权力是把双刃剑——若马哈迪将多数的优势转化为巩固本身权位的筹码,恢复威权领导,这无疑让509变天所累积的成果付诸流水。更何况,把巫伊右翼政党灭了,却让被视为是“巫统2.0”的土著团结党壮大,说到底也无太大意义。

    我们究竟卡在哪里?右翼政党被瓦解,是否等于右翼势力遭毁灭?举个例子:即使伊党领袖因九千万政治献金丑闻而从此灰头土脸,穆斯林社会是否会因此转态,支持签署ICERD,或放弃追求落实伊斯兰法中的固刑法(Hudud)?就算巫统最高领袖因贪污丑闻锒铛入狱,“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会否因此而变成马来人社会的主流声音?

    先改变制度或改变社会

    显然,答案是否定的。509变天前,“先改变国家制度,抑或先改变社会观念”这个“鸡跟蛋”的问题,纠缠不休——社会观念不改,国家制度的变革就遥遥无期。惟在处处受制的环境条件里推动观念改革,常常事倍功半,甚至弄巧反拙,让保守群体在国家体制变革前却步。

    509的政权轮替,为国家制度的改变打开了一个新局面——终结巫统国阵一党制时代,为将来开拓更多不同的可能。巫统不再一党独大,民主化的改革虽无法一步到位,甚至可谓进度缓慢,但相较于国阵时代,原本隶属首相署的机构如选举委员会、反贪会、总审计署、人权委员会等转为向国会负责;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主席由在野党议员出任等,皆为实质的改革步伐。

    反之,社会观念的改变,乃为眼前的挑战。政客看选票、选民看利益。如果公民社会有能力影响选票走势,政客就务必顺从民意,从善如流。而多元社会中各异的群体如何接受“进步的改革议程”,则考验我们如何说服对方这个改革对他们有利。举个例子:如何从一个马来西亚人视角看待“身分认同”问题,进而让多数族群相信“多元有利于马来西亚整体国家社会”——“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的困局,才得以解套。

    当下政局之所以让人沮丧、迷惘,甚至是怀疑自己当初的抉择,是因为变天以后的权力斗争,很快沦为议席数目的比拼,而非政治理念之争夺。举例而言:主张宗教治国的哈迪,可以与向往世俗体制的马哈迪站到同一阵线。两人相握的双手,却端不出具体的共同理念,让人一头雾水。

    对政治人物的不信任、对改革无法一步到位、对右翼政党下野后右倾势力继续盘踞的不满,让许多对“新政府”寄予厚望的人意兴阑珊。只是,倘若我们把自己放到被动的位置上,遥望保守势力来势汹汹而改革势力节节败退,我们就只剩下悲观,在愤怒后叹息。

    公民社会唯有主动出击,趁政党洗牌的期间,积极拉拢串联、跨族群搭桥对话、打造民间共识、壮大公民社会力量,我们才可能反客为主,让进步的改革议程,为509的政党轮替,赋予实质的意义。

    (本文原刊于《当代评论》网站)
    原文链接:林宏祥:〈当哈迪遇上马哈迪〉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