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琳子:琳然自得——我不怕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筱琳子:琳然自得——我不怕咯!

    农历新年前几天,佛光山东禅寺平安灯会及花艺展举办了盛大的启灯典礼,大伙儿携家带眷赏花灯迎接土猪年之余,我们也带阿公阿嬷凑热闹去。一下车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两头舞狮金镀大眼向你眨呀眨,边奋力摆双耳,边搔痒抖毛的。你犹豫数秒后终于选择站在原地,眼里虽存一丝畏怯,很快又腼腆笑了笑,和舞狮的身影就这样留在马麻手机里了!



    “马麻,舞狮是假的,人扮的!”拍完照你恢复一贯的活泼,一蹦一跳说着。

    “你不怕了哦?”

    “我?不怕咯!”

    “你小时候很怕舞狮的,记得吗?”

    “我怕它把我吃掉啊!”

    贵为百兽之尊,好战刚劲的舞狮可是力量与吉祥的象征耶。配合鼓乐衬托的话,就成为一种集武术和鼓乐于一身的艺术样式了,酷不酷?有一回,我们母子俩心血来潮,居然把亮色的毛巾当彩布条,一人舞头,一人舞尾。在锣鼓鞭炮声的背景音乐下,我们把自己想像成蛟龙漫游,时而飞腾跳跃,时而辗转腾挪,玩得不亦乐乎!哎,婆婆见状的话,准又说我这“妈妈”不像样了!

    你小时候凡听到击打乐器如雷贯耳的咚锵声,意识到那是舞狮助庆前奏,会立刻露出惊恐万状的面容,放声大哭。稍微大一点了,远远看到舞狮,会一股劲跳到把拔身上!明明已经钻进他臂弯,却还是半睁着眼睛,探出头想看个究竟:那个吓唬自己的“怪狮”往哪去了?

    去年在学校观赏舞狮表演的时候,你的身子虽然还是紧挨着我的,但总算可以比较“冷静”。舞狮忽而登高,忽而趴下,起落自如,维妙维肖,你看得瞠目结舌。而今天你潇洒地摆摆手对我说:“我不怕咯!”哗,宝贝你又长大了!

    “人类最原始且强烈的情绪就是恐惧。”害怕是一种正常不过的情绪,它好比大脑里的“警报器”,让你保持警觉状态,免受威胁。小时候你对抽象概念的认知不足,“自我保护”的能力尚未成熟,“害怕”自然就成了一种防卫反应。随着年龄增长,你对周遭世界愈来愈了解了,本来害怕的事也变得不怕了。

    偏偏很多时候,我们大人总爱叫你们“别怕别怕”,这反而阻碍了这种情绪的流淌。结果,恐惧不但没有消失,还让你们倍感压力。

    怎么动画片和故事书里的怪物和魔鬼,都跑到现实生活来了呢?

    你不过想像力太丰富,把自己生活中所见所闻加以夸张地设想罢了!比如说,听到鞭炮巨响或咚锵声,你觉得那一定是怪物使的招数!看到舞狮,你认定那一定是怪兽变出来的,会把你吃掉!

    走近它接纳它

    父母设身处地共情和接纳,是孩子面对恐惧最大的底气。“恐惧”并非一个完全负面的情绪,它其实是“生存”所需具备的一种基本能力。允许你害怕,才能让你收获更多勇气;让你更好的与“害怕”这情绪“多待一会儿”,学会与它共处,再慢慢将它转化为成长的力量。这是一份充满力量的温柔成全吗?

    于是,在保持适当的距离后,你的安全感逐渐加强了,终于明白舞狮其实并没有想像中的恐怖,自然也就愿意鼓起勇气走近它、接纳它。而这份勇气当中有绝大部分是“谨慎”。你在生活中,从“认识”害怕、和它共处,到渐渐“征服”它——宝贝,你需要的不过是时间而已。瞧,你现在说“我不怕咯”,是不是感觉天更广了呢?

    筱琳子是杂志专栏作者;她相信这个世界是由许多的爱,许多的书和许多的理想堆砌而成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