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美国观察——政治权力,分向发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胡逸山:美国观察——政治权力,分向发放

    我前几篇尽量详尽介绍了英美的民主政治实践的异同。之所以这样做的主要目的,不外是因为本地才经历史无前例的政权更换,(名义上师承英国国会民主的)政治制度在贪污腐败的前朝政府多年蹂躏之下,几已沦为烂摊子,所以才要举出现代西方真正自由民主的政治体制运作,以资参考,如可择优采用,那可是天大喜事,但也要小心东施效颦。



    最近这段日子以来,英国与美国的政制看来却朝着截然不同的方向演变。在英国这“老牌”民主国家方面,一向来虽谓是世上现代国会民主的起源地,但如前所述,其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明文(如以成文宪法来)规定的,主要是靠政客、法官等自律地、自觉地遵循一些几百上千年的宪法原则。

    消极的立法

    更具体来说,当下统领行政权的英国首相,是由掌握立法权的国会(下议院)在(下议院)议员之间相互推选一位来由英女皇正式委任的。但其实即便是这推选首相的过程,也还是没有硬性规定此首相人选必须是一位下议员,甚至也未必要是一位国会议员。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一场别开生面的政治僵局导致英国有数天是由一位上议员(休姆勋爵)来当首相,他辞去爵位后理论上是以非议员身分来又当了几天首相,直到他参加所属保守党特意为他腾空的下议院议席的补选胜出后,才以休姆下议员身分恢复上述宪法传统的实践。

    但上任后的英国首相与其内阁,根据传统则是倒过来所谓的“行政主导”国会的立法议程的。国会在大多时间里,可谓是“消极”的立法,即虽未沦为为内阁所制定的政策“背书”的“橡皮图章”,但在国会多数党也就掌握行政权以及严格的党鞭制度下,内阁所心仪的立法议程,一般也还是得以顺利通过的。

    烂摊在国会开展了

    然而在三年前的英国脱欧公投成功通过后,掌握三权之一司法的最高法院,却在一项要求司法覆核该项公投合法性的案子里判定,即便有了公投的脱欧民意基础,具体的脱欧方案,也还不能由首相与内阁来代表政府独断,而是必须要得到国会的核准。

    这在一定程度上,把政治权力向国会而非内阁倾斜的判定,就好像捅了一窝大黄蜂。一时英国内阁里有关脱欧与否、脱欧“软硬”等的分歧,很快就传染到国会里无论是执政的保守党或在野的工党里也出现类似的分歧,所以才有了两周前国会以大比数否决了首相所提出的脱欧方案。看来英国的政治权力是奔向国会了,但烂摊也就在那里开展了。

    而在美国,特朗普这几个月来与由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就财政预算案里是否要含有特朗普所心仪的美国与墨西哥边界建围墙的拨款争议不下而导致联邦政府大幅度地停止运作。但特朗普也就毫不客气,以颁布紧急状态的手法来获得部分建墙费用,是把政府权力往自己方向抓了。下次再续。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