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各有因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吴伟才:浮世绘——各有因缘

    我现在写得少,全职绘画,算是一名画家。这次画展期间,当人家问及我绘画里的某些心态和价值,我总是如此反问——



    “先生(女士),你认为大师达芬奇今天会知道他的蒙娜丽莎悬挂在哪里吗?”

    多数人都是愕然,然后摇头。我再继续问——

    “先生(女士),你觉得梵谷先生会知道在阿姆斯特丹有一家美术馆是以他来命名,并收藏他的作品吗?”

    同样是愕然,渐渐的,我也看到其中一些人眼神里有点领悟的闪动。

    我常说,每当我完成一幅画,每当我签上我的名字后,画与我其实已经因缘完善了结,从此它就是它,我就是我。

    它是否会被很多不同的人拥有,或者长期窝在某个储物室里,或被弃为垃圾,又或者之后被发现而被人珍藏,或者之后又有盗窃?抢夺?遗弃?拍卖?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啊,地震海啸,洪水塌方,我又如何得知呢?

    人的寿命就算去到最尽,也不过百年,油画颜料在保养下可以耐上500年呢!世上根本没有一个画家可以知道自己作品的命运,各有因缘,就是如此。

    因此,一幅作品就是它自己,它跟画家的关系,起始于一片空白的画布,了结于画家完成后一个承认自己创作的签名,也就仅此而已。

    最亲密的部分,就是绘画在创作时的绞尽脑汁,或眠干睡湿,或呈现状态取决于不定时的牵肠挂肚,他天天对着它,叼着他的烟;它也天天对着他,完全听取任何摆布。

    其实,那是最美丽的一场邂逅,所有那些“当下”都是二者合而为一的,但是一旦完成了,画家的思维也就启程到别处去了。这幅画留活在世间,就算世上真有那种绘声绘影的所谓轮回,就算某日一名男子神志如中毒般,望着一幅作品说非常熟悉,这人一定是个小丑演员,因为就算真有轮回,也都没可能再认得对方。

    因此,无需执着于“画家自己也要好好收藏起一些画”,试问能藏得了多久啊?能守得住多久啊?谁都无法设想“无常”两字,因此能散布开去的,遇到有缘人的话,也就可以提早启动这些作品自己的命运了。无需挽留,无需介怀,真的会看的,真的明白的,真的了悟的,我从来大方出让。

    但,假如是那种“先生你这个画啊,就是我那位风水先生说我应该挂在家里的颜色”——

    那么,我就会告诉对方,画是会掉颜色的,而且不足三天就会掉光了!

    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