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关你什么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鹏:关你什么事

    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说,会说华语不应是公司的征聘条件,告诉他是哪家公司,好让他去向该管理层解释。他的逻辑我明白──大概就好像拥有真文凭不应是当部长的条件那样。



    我怀疑,如果那则征聘广告要求的不是华语,而是英语、法语、德语甚至外星语,可能都不会引起讨论,只有华语才惹人关注。影片中提到汽车公司,不知在讲哪家?是原本的国家骄傲后来却变成中国车的那家吗?中文课题如承认统考与否,总会刺激起种族主义者的那根筋。

    要求特定工作能力不叫歧视,反对签署“消除歧视公约”才叫支持歧视。我承认我肤浅,当初喜欢赛沙迪是因为颜值高。不过,华人听到这些言论不高兴,其他支持土著优先的人听了,可能就十分受用。他后来澄清,只是反对公司要求和职能不相干的条件,那我请问有哪家公司那么有空在广告里多写废话?这些公司需要什么技能,当然是他们自己最清楚,关你什么事?私人公司员工需要讲什么语言,不劳部长费心。

    赛沙迪这位非常年轻的部长,其实是十分励志的。父母问孩子:毕业后要干嘛?孩子现在可以这样回答:当部长咯!然后父母无法反驳了。(因为马哈迪,孩子也可以问父母:你90岁时要干嘛?退休养老?你好意思没有?)赛沙迪从年轻人的角度来看事情,能有前辈所无的见地,比方说推动电竞产业吧,老人家不打电动,便难及时觉察其中商机。

    还有成长空间

    可是有句粤语俗话:“少年得志,语无伦次”,就算是绝世天才,经验和智慧还是必须靠累积。论言多必失,赛沙迪绝不孤独,其实每个政治人物都会偶然做些讨骂的事、说些惹怒的话,比如邦莫达。可是,赛沙迪和老油条不一样的地方是──他还有成长空间,还有希望。邦莫达以其经验和智慧(如有)还能在国会说出侮辱女性的话,那是让人绝望的。

    如果是我突然当大官,可能也难免会患上“暂时性权力大头症”。此病之良方为虚心,只要赛沙迪能听取民意和忠告,可能下届大选之后还会看到他。这种病很平常,看交长的新闻秘书好像也有病征,干涉报章报导,惹民怨仍不自知,未久又怪罪电视台没有直播部长致词。媒体选择报导什么,关你什么事?媒体满心期许换了政府可迎来自由的阳光,谁知依旧“夜太黑”,“有人久不见令箭,开始觉得鸡毛美。”

    治病之方还是虚心,分寸有失,肯道歉并避免重蹈覆辙,人民还是OK的。我觉得交长陆兆福做得还不错,真希望他别容许那些九品鸡毛官害他落马。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