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贤:壮游世界——孤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楚贤:壮游世界——孤独

    作为编辑,工作是孤独的,而且是长时间的孤独。每编一本书,觉得像是把自己藏在地窖中,仅有一盏小灯在案头发着微弱的光。25岁成为编辑时,我是极爱热闹的人。我的师傅是个深沉的人,尽管他的外在表现不是如此老谋深算,我常跟着他一起开会,他教我揣测客户想法的心法。后来我渐渐变得多疑,因为过多顾虑与猜疑,话也开始说得保守。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思绪混乱,逐渐变成离群的人,我觉得多少也和这段工作经历有关系。



    旅行中的我,大部分时候都过得小心翼翼。害怕与人过于亲密的接触,总猜测他人动机。后来认识了K,他很快就发现我的拘谨:“你书念得太多。”他摇着头说:“所以你想得太多,让你不相信任何人。”我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懂得多”便是不好这回事,念的书多(实际上我不觉得自己读得够多)竟有负面意义。那时候他教我要放开一切,对一个人的信任,不需要任何原因,凭直觉。这颠覆了我的师傅教我的所有理论。

    我好像突然明白,长久以来说不出的孤独感,源自与人的隔绝。K建议我练习放开包袱,需要长时间锻炼。最近认识了一群开朗的新朋友,他们乐于分享,作为艺术家的细腻思维给了我很大的冲击。

    见面时他们互相拥抱,这是我在旅途中,始终没学好的一课,见面和离别时,欧洲人习惯拥抱和亲吻,我总搞不清楚到底是该亲几次?与亚洲人相异的文化中,我既拘谨又笨拙。与这群总是热情大大剌剌的新朋友在一起,总让我想起K的话,敞开胸怀,是无趣大人的练习。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