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伟才:浮世绘——纱笼派对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吴伟才:浮世绘——纱笼派对女

    纱笼派对女,简称Sarong Party Girl,殖民地时代颇为盛行。其实是很视觉化的,就是身上挂着一条纱笼就去参加派对的女人。



    为什么挂着一条纱笼,就去参加派对呢?原来是参加洋人的派对,只要洋人高兴,扯下纱笼就可以成其好事。

    在殖民地时代,纱笼派对女是颇洋洋自得的,能够跟高大白皙又有权势的洋人上床,被睡了犹有殊荣。你说,这不是崇洋媚外吗?对啊,就是,而且觉得值得,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纱笼派对女”这名词,在四五十年代之前最盛行,后来时局变了,东南亚殖民地越来越少了,洋官员纷纷撤离。之后一个时期海军仍在,余音袅绕。到了现代,洋人的优越感仍在此阴魂不散,“红毛大支”,趋之若鹜仍大有人在,只要是洋人的东西,都在潜意识里感觉矜贵些。

    五六十年代电影《南太平洋》、六七十年代舞台剧《西贡小姐》,都是“红毛大支”的绕梁余音,大家乐此不疲。

    洋人今日来到东南亚,跟当年开着小艇一般意气风发,爱打德士司机就打,爱在路上撒野就撒野,这是一片“由我们践踏过并且人民感到被践踏到很爽”的天堂。更难得的是,这份优越感是免费的,就算现在已经不够优越了,当地人仍然会自动把优越感乖乖双手奉上,声色动容地把洋人抬得高高在上。

    别再提东印度公司那些殖民地岁月的陈年旧事了,世上哪个宗主国不剥削殖民地啊?宗主国向殖民地吸血,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宗主国来到新的一片资源天堂,在这片土地上,在各处苏丹的内部纠纷之间,宗主国所插手的哪桩事,不是维护着宗主国的自身利益呢?

    就算那真是一段段染过民族血泪的历史,那就当“红毛大支”所以出血流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历史大可以重新美容一番,要怎么修整,该如何修整,全凭重新美容历史的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别那么吃古不化了,是洋人让这里提早开发啊,假如当年不是被洋人睡了,哪有今天那么多思想开放、能通双语、不认自己母文化的二毛子啊?”

    “二毛子好啊,当个二毛子在这里才有机会呢!这叫会做人、会适应,可以追得上时代。而且二毛子没有什么祖宗观念,一切讲的是利益,只要有利益,说是跟火星人睡出来的,都无所谓啦!”

    庆祝吧,长年被睡,早已经习惯了,洋人的汗味,一直恩泽至今,真幸福啊!

    <div style=”border-top:1px solid #8E8E8E;padding:3px;color:#8E8E8E”>新加坡作家,80年代初背包环球旅行后开始专业写作。现从事旅游带团、乐活指导、写作。</div>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