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政党干预是媒体的末期癌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政党干预是媒体的末期癌症》

    从面友发文才知道,有人要办《新通报》停刊25周年纪念晚宴,据说已有过百人要参加了。也就是说,我大概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心里有莫名的惆怅,“通报”这个和我关系密切的名字,其实早已和我无关了。



    通报是我公公周瑞标创立的,打下了我父亲周宝振后来创业的基础。通报办得很成功,后来让马华收购以后每况愈下,再经易手也不见起色,便停刊了。巫统收购的《新明日报》据说下场一样。

    任何媒体,不只是报纸,只要有政党介入,就生存堪虞,尤其在目前这个网络时代。传统媒体业绩和盈利下滑,一大原因是面对网路冲击,消费者选择太多,行为改变,媒体面对转型的痛楚。但有行内人说虽然发行量下滑,而读者其实没减少,只不过都转到线上,广告得换个方法做罢了。

    司马昭之心

     蜕变破蛹以后,可能就有新天地。网上消息纷杂,读者还是会信赖有公信力的媒体品牌,信誉是媒体的灵魂,而政党干预正是在荼毒这灵魂。一旦信誉弱了、品牌形象没了,读者、观众、听众再没有追随的理由,

    政党为什么要拥有媒体?那是司马昭之心。政党安插爪牙在管理层,行使权力左右舆论。这些爪牙都是癌毒,慢慢扩散。首先,民众不全是傻子,司马昭之心是路人皆知的,知道媒体背后主子是谁以后,还能如何相信内容中立客观呢?媒体用以立足于网媒乱世的信誉被玷污,必然流失受众。

     以巫统操控的《马来西亚前锋报》为例,便是连年巨额亏损。我说这是末期癌症,因为在这资讯泛滥的时代大家轻易就能找到替代报纸、电台、电视台的其他内容,加速媒体的衰败。

    另一让媒体公司慢慢腐烂的理由,是因为员工的灵魂也遭侵蚀。有行内前线人员诉苦,生产的内容会经过高层过滤,而高层要对”高高层”负责,凡不利于政党的评论一概消毒。久而久之,员工都学会自我审查了,同时也热情尽失,全变成服务“高高层”的奴才。

     然而媒体不是服务政党的,而是服务大众,这个着力点捉错,便再也生产不出市场需求的内容,顾客终究会离开,而且很可能再也不回来。公司不止流失顾客,也留不住有志气、有理想的优秀员工。

    媒体负责监督,政党涉足媒体根本是一件邪恶的事情,邪恶之事自然没有好结果,应该放手把健康还给媒体。想要正面的舆论吗?不必收购媒体,好方法其实再简单不过──做好事罢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