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笨孩子与凶主任

天下没有教不会的孩子,只有不懂得教的父母!电影《笨小孩》里有一句经典话,此话经典,不在于我们应该把坏孩子的源头归咎于父母,而是我们不该把孩子标签为“坏小孩”或“笨小孩”,而放弃他们。

我在甲州平民小学接受了六年基础教育,平民小学编班并非采用考试制,而是根据入学报名先后秩序而定。每个年级各有五班:红黄蓝青紫,最后报名的同学被编入紫班,无独有偶,紫班学生成绩平均落于人后。

紫班是笨班!紫班无可救药!父母不关心孩子,才会那么晚报名,孩子自然不爱念书……一些老师对我们班同学持有这样的偏见。是这个缘故吗?我们班主任特别凶。不听话的同学,常被吼骂、鞭打。老同学提起班主任,不外乎两个字:很凶!

班主任鞭打同学后,手叉腰间,气喘兮兮骂:“你们以为我很喜欢打你们?打你们,我更累!”的样子,历历在目。不做功课的同学,书包也曾被她摔出课室!她想尽法宝,想让顽劣的同学“改邪归正”。

擅长美工的我,就曾被点名制作道具:圆锥形高高耸起的帽子,用卡片制成。帽子上,以毛笔字写着“我是懒惰虫”的字样,并贴上立体卡制毛毛虫。不交功课的同学把帽子戴上,罚站课室外,身子微微一动,头上虫子就活起来……庆幸的是,我们班同学喳喳不爱做功课、懒散也顽皮,却没有真正的大坏蛋。经常“助纣为虐”的我,平安度过了六年小学时光。

时光荏苒,如今社会风气不再允许当年老师们惩罚学生千奇百怪的方式,偶然提起班主任,我口中依然褒胜于贬。

我欣赏班主任的其中一点是,每当我们提问而她不肯定答案时,都会谦卑地告诉我们,让她翻查字典,确定后再通知我们。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班主任对待学问的态度带给我感动,在往后漫长学习路上有了不少例子做对比后,更为深刻。

一位尽责的老师

小学有儿童节、教师节等庆典。她为我们编排筹备节目以外,也会亲自下厨,为我们烹煮一两道美食。一般是咖哩鸡,在家里煮好了,载来学校,同学们高高兴兴涌向老师车厢,把一大锅咖哩抬进课室,打开来,还有水气氤氲呢!长柄勺子微微搅拌,没完没了的香气,好像很远,又似乎很近……

六年级检定考试那年,她为一名同学做过的事深烙我脑海。该同学家境不好,学业成绩也不好,因为长期帮家里干活,总是打不起精神。考试前,班主任给他带来鸡精,提醒他在考试时记得喝鸡精补精神。也许鸡精并不珍稀,我看到的却是一名老师超越职责,对学生的关爱。

班主任对班上每一个同学的性格背景等,都了如指掌。一次同学会上,她在谈笑间追忆:黄同学上课常打哈欠、钱同学喜欢捣蛋作弄其他同学、周同学人小鬼大搞暗恋……不管文静乖巧或调皮刁蛮,同学做过的事,她说起来都宛如刚发生一样。我们瞪大眼说:“老师,我们都记不起来啦!”

也是在多年以后,从另一名老师口中得知当年我们班在教师间被公认为无可救药,处处受针对。“郑老师总为你们辩护说,你们是可教的……”一位尽责教师对学生的付出,除了看得见、感受到的,还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汗水。这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