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解剖杀人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鹏《解剖杀人狂》

    如果森美兰宗教司莫罕默尤索夫的说法成立,我现在应该已是杀人魔了。在纽西兰枪击惨案后他说应该禁止《绝地求生》(PUBG)这样的电脑游戏,因为它鼓吹暴力,教年轻人喜欢战争。啊这就对了,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一定是因为各国领袖玩太多电玩。西方的英法战争、美国内战全都是电玩惹的祸;中国史上的三国之争也是,曹操吃不到鸡,只有鸡肋,生气了就杀人、发动战争。

    年长的宗教司与时并进,居然也知道PUBG,还算上道,但枪战类的电玩何止PUBG?我在Doom、Counter Strike 等游戏中至少发了上万颗子弹,杀人不眨眼,但我在现实中手无缚鸡之力,而且彬彬有礼。我猜他自己大概没玩电脑游戏,否则就知道游戏世界和现实之间的界限十分清晰。青体部长赛沙迪对电竞肯定比他熟悉,斩钉截铁的否定暴力枪杀和电玩之间的关系。他说不管有没有电玩,极端分子始终存在。极端分子和我们一般人的界限也非常分明,我们永远不明白直播连杀50人的枪手他脑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在凶杀案发生以前,他也只是个寻常人。



    杀人狂究竟有什么强烈动机,非要去到持枪杀人的地步不可?
    杀人狂究竟有什么强烈动机,非要去到持枪杀人的地步不可?


    1966年在美国德州奥斯丁,25岁的前海军查尔斯威曼也是个寻常人。他在日记里说,自己向来是个智商正常的人,可是不知何故最近总有奇怪的想法。8月1日午夜,威曼杀了母亲和妻子。清晨时他带着步枪和滑膛枪登上德州大学的高塔,随机开枪杀死16人,伤31,另有一人在30年后因旧患而死。警方在枪战中牺牲一员,最后登上高塔击毙威曼。为什么一个寻常人会突变成杀人狂魔呢?

    纽西兰枪击案凶手是主张白人至上的极端主义者,我至此未提其名,是因为响应纽西兰总理阿德恩,总理说此人求名,故此她拒提他的名字,纽西兰连名字也不给他。但这种极端者多得是,马来西亚也见不少,为了某种主义举横幅喊口号甚至打人是一回事,要去到持枪杀人的地步,必然还有某种强烈的动机,使得凶手放弃原有的正常生活,背弃亲友,甘愿坐牢甚至赔命。

    在威曼的验尸报告中发现他的脑里有肿瘤,挤压着杏仁体,这个部位产生情绪,尤其是求生的恐惧,专家说这“有可能”是导致威曼失常杀人的原因,尽管无法完全确定。我好奇,纽西兰枪击案凶手会否也因为类似的生理问题才变成杀人狂?那只有开脑才知道了──我的意思是,现在就开,活生生的开,好给受害者一个交代。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