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介琳:暴力是不文明行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介琳:暴力是不文明行为

    日前发生的“马大校园外冲突”事件,涉及的马大生和纳吉支持者各执一词,距今仍在要求道歉与坚决不道歉之间纠缠不清,还引发多方加入讨伐战围,让事件持续发酵。



    当时一群马大生在前首相纳吉打算到马大附近会晤学生时,高举“纳吉小丑”模板、“逮捕纳吉”、“26亿令吉在哪”等大字报,激怒以巫统最高理事洛曼为首的纳吉支持者,后者于是纠众谩骂这群马大生并撕毁“纳吉小丑”模板,而马大新青年主席黄彦铬在试图抗议时,被其他纳吉支持者箍颈。

    纳吉支持者不由分说以暴力对待学生,劣行必须受到谴责。

    大马是民主和文明社会,何况宪法赋予公民言论自由,马大生本有自由发声权,但纳吉支持者危险的“箍颈”举动,不但显得自己不理智兼没度量,更把学生性命置于危险之中!

    然而,示威的学生也务必自我省思。纳吉虽然因一马发展公司26亿令吉弊案被控上法庭,但既然案件还未结束,他便依然是无罪的,马大生举着“纳吉无耻”、“逮捕纳吉”等大字报声讨纳吉,一定程度上是种未审先判。

    动粗就不对

    再者,示威也要有技巧,个人可以表达自身想法,但也需斟酌用词与呈献方式。学生们高举“纳吉小丑”的模板极具挑衅和贬低意味,若易地而处,换成他们自己是纳吉支持者,看到别人这样侮辱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肯定也会光火。

    不过光火归光火,动粗不对就是不对,更令人失望的是,纳吉支持者指学生批评纳吉等同“羞辱马来人”,并将他们标签为“行动党学生”,以这些为自己暴行开脱的藉口,企图混淆视听和转移众人视线。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为获取马来社群支持而将暴力行为合理化,一定程度上也是在挑起种族情绪,引发族群间不满。

    言论自由的权利并不是绝对的,有时我们还得审时度势,更有智慧的去表达诉求,才能取得更大效果;至于暴力行为,则绝对是不文明,违法违理和野蛮的,执法当局万万不可姑息施暴者的劣行。

    记者\“抢鲜报”主播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