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治振:努鲁辞职,山雨欲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治振:努鲁辞职,山雨欲来?

    最近,努鲁依莎去辞公账会委员的课题震惊国内政坛,引起朝野领袖包括首相关注,又让人开始思考,努鲁依莎裸辞动机何在?



    努鲁依莎是谁?除了是在20年前,那个因为父亲成了阶下囚后,在18岁就和公正党同僚走上街头,一起掀起烈火莫熄热潮的公主,她如今也有一个堂皇身分,就是副首相和候任首相的女儿。继去年尾辞掉公正党副主席和槟州主席等党职后,努鲁几天前再度抛震撼弹辞去国会公账会委员职,只差没有丢掉选民委托,辞去国会议员职,但她已声明,这是她最后一次担任国会议员。

    距离下届大选还有三四年,努鲁依莎的宣布可说言之过早,但她的目的已达成,那就是透过辞职,抗议政府改革步伐缓慢,更重要是,抗议“前独裁者”的专制和卷土重来。

    努鲁依莎在希盟胜选后,就婉拒任何部长官职,以便避嫌,并要以出淤泥而不染的姿态延续斗争理念,但这名新生代女强人如今却以无声胜有声方式,丢掉所有职位抗议,显然已经豁出去了。

    父女理念常相左

    努鲁依莎的洒脱裸辞或让爹娘身分尴尬,即便两人都为她缓颊说,那是她发表个人看法的权利,但当前安华接任首相仍是未知数危机重重,努鲁依莎的挺身而出,便有再度“代父发声”的试水温作用。

    一直以来坊间传闻,努鲁和父亲安华的感情没有表面上这么密切,实际上父女俩政治理念常常相左,外人只能雾里看花。如果硬要证明两人走在不同路上,安华三番四次此地无银地发文告重申支持马哈迪领导,或许就是他和努鲁最明显的差异。当然,安华身为蓝眼老大,必须稳住军心,不能轻举妄动,也是可以理解的事。

    努鲁依莎过去也曾厉声谴责土团党回收巫统老将的做法,如今罗纳建迪加入土团党后,继续出任公账会主席,成了她受不了的最后一条底线。

    如果努鲁是阿兹敏口中怕热的哭闹宝宝,她不会一走就走了20年,但过去那么难过的日子都走过了,如今希盟成功改朝换代,努鲁却似乎累得走不下去,这点才叫人省思,也反映人民此时此刻的失望心声:换了政府,怎么好像没换?

    戏份不会就此结束

    早前一直盛传3月国会将出现推翻首相的不信任动议,虽然至今没任何动静,但努鲁辞职,是否代表一场风雨在酝酿着?

    努鲁是聪明人,她知道自己的能耐。我们至少应感谢努鲁依莎还是努鲁依莎,没有因为当了政府后座议员就粉饰太平,退缩在没人看见的角落。与其说她是消极的一走了之,我宁愿相信她是有骨气的“扛霸子”,就像漫威电影的结尾一样,努鲁的戏份不会就此结束,黑色银幕最后还是会打出一句:“Captain Nurul will be back”——好戏才正要上演。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