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飞行车不好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飞行车不好笑

    企业发展部长莫哈末里祖安说我国能做“飞行车”,而且“原型”快做好了,大多人觉得匪夷所思。第15届浮罗交怡海空展上出现了取名为Vector的飞行车模型,没有轮子只有四个大风扇,能飞的只有屏幕上视频里的卡通。如此笑话,国人能不再揶揄一番吗?



    可是,这本不是笑话。

    我初看展示操作的视频时,心里也讥笑了一下,但仔细想想,这显然是无人机(drone)的改进版。无人机用途很多,最常见是用来拍照,美国亚马逊用来送货,几年前还听说新加坡一家餐厅用无人机当侍应生。我好奇但暂无缘造访,只能看无人机传送一杯红酒的视频,一滴不泻,可见其稳定。以相同原理的科技开发大型无人机,载人载货,其实可行。如果这还是本地公司“有分”开发的科技,应该(有点)骄傲才是,那么为什么人民反应负面呢?都怪部长、媒体用错词搞砸了。

    “车”,无论用中文英文,就是指有轮子、能在陆上行驶的交通工具。在未展示任何产品图像以前就把它唤作飞行“车”,人民预期的成果绝对不是长现在这样的。以我为例,我预期的是像Terrafugia所开发的原型那样,真正陆空两用的飞行车。马来西亚的“飞行车”由Aerodyne开发,公司的高级总监英雅兹否认这是坊间传闻的“飞行车”,而是一种“空中运输系统”。

    给人民错误预期

    另外一个错用的词是“原型”(Prototype),所谓产品原型,至少拥有基本功能,在量产前用以证明可行性。我们以为会看到“原型”,谁知道却是像玩具般的“模型”,能不失望吗?据报导说原型还是会在今年做出来,如果成功,到时或可扭转大家的印象。不过以目前来看,本来很不错的创举,却因为语言能力不到家,给人民错误的预期,以至叫人失望收场。

    在吉打日本人设立的那个“慰灵碑”也有类似情况,那是1941年日本用来纪念几个战死的日本兵,最近再出资修复。我非常不认同这个东西出现在我们的国土上,但战争的确发生过,如果你要说这是古迹,有记录功能和保存价值,我也能勉强地理性接受。问题就出在那些对语言不敏感的人,竟容许在一旁的说明中把那几个日本兵称为“英雄”,能不惹毛我们吗?

    除了语言可用于沟通,行为也可,比如示威、行为艺术等。和语言一样,选择的方法也要贴切,马青挂个“抗日英雄碑”的布条在慰灵碑上以示抗议,用心可嘉,但方法好像不太精准,普腾挂一个宝马牌子还是普腾,日本的慰灵碑怎么可以变成抗日英雄碑呢?你觉得壮烈牺牲的抗日英雄要和日本兵流连同一个地方吗?那不是在侮辱抗日英雄吗?其实马青围“日本兵不是英雄”的布条也就够了。

    我并不期待任何政党、政府内有什么文学家、艺术家,只要有点常识、在表达方面多下一点点心思,也就够好了。明明是对的事情,表达错了,反惹人厌,实在可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