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卫:镜头恐惧症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何书卫:镜头恐惧症

    我怀疑自己有镜头恐惧症。在录影棚里面对镜头时会紧张,闪烁的眼神不知道应该看什么地方,汗湿的双手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地方停靠。我相信这就是我当年无法当选为电视新闻播报员的原因,而不是脸太大太圆之故。因为跟我同是海南人的曾召发,脸比我还圆都不妨碍他在RTM报了好多年电视新闻。



    幼童对镜头也会有恐惧症。当你发现他们展示着萌翻天的舞姿或童言童语,赶紧拿出手机进行录像时,敏感的他们马上停止一切动作,任你威逼利诱都不再重复。待你撤下镜头,他们又继续萌。你偷偷拿出手机来,他们又停止动作,就是不想在镜头之下泄漏太多天机。

    心虚的人也会怕被录像。没有镜头的时候,一些渣男或泼妇会目中无人地骂大街,但当你开始录像叫他们再说一遍时,大部份都会掩面落荒而逃。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对镜头免疫破口大骂的是异类,少数中的少数。如果他们语音好,绝对可以胜任电视新闻播报员。

    打压热诚与兴趣

    我在校园走动时,如果遇见学生行为不好,会上前给予劝告。初犯会听从我的劝告认错改过,惯犯会对我的话左耳进右耳出,正眼都不瞧我,因为他知道我只是口才班老师,对他没有约束力。我以前都无可奈何地离开案发现场,现在我只要掏出手机对他录像,换他拔腿逃离现场。

    某些校际口才艺术比赛也很害怕录像。你想拍下自己学生的视频,刚举起手机,就会有和蔼可亲的工作人员,用春风化雨的声音劝你:“不准录像,谢谢合作。”当你问他们说赛会宗旨不是要推广学生学习口才艺术的兴趣吗,为什么不能录影作学习用途时,春风化雨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你合作。”

    推广学生对口才表演的兴趣是赛会宗旨,而有兴趣的人才会进行录像,录下来之后放在社交媒体上让有兴趣的人观摩学习,功德无量。这种不收钱的义务工作,赛会应该鼓励表扬而不是打压大家的热诚与兴趣,除非赛会有另外一套隐议程。允许自由录像的赛会自然不在此列。

    有时觉得,比赛宗旨跟今天校训的地位差不多,都是写得美、摆得美而已,谁真正在乎过?一座奖杯的重量就能碾压它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