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他到底得罪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甄子曰专栏:他到底得罪谁?

    很多人还叫不出柔州大臣的名字他就走了,未满一年即成了前大臣。



    性格决定命运,好人不一定做好事,听话的人不一定有糖吃。

    从政者都是政治教化下受控制的工具,必须确保每一句话都政治正确,善观风色,依违两造,才能得到布城和深宫的祝福。

    夹在两股势力之间的奥斯曼,内心有许多委屈,可是不得民心是他自找的,这一点,他怪不得人。

    媒体对他的评价十分低,他像“文告大臣”,一脱稿就整个人僵硬了,说不出话,看不到路,不懂要把柔州带到哪里去。

    金金河事件初始,他人在德国,没赶回来坐镇,到事件全面爆发,他淡定出国拼政绩。

    官位越大的人越没有言论自由,他一再挑战底线,毒气事件没人死,伤者有药可医,所以不是大事;布城闻声救苦,他却提油救火。

    他谎报学历、百万房产被传送第3个妻子、没向王室提呈经济蓝图……,不到一年时间,他把最不该得罪的人都得罪完了,他也完了。

    敦马否认奥斯曼辞职与王室有关,这背后的故事可能有一千零一个,大家各取所需所信,用一个阴谋论复制另一个阴谋论,不会有结论。

    吃糊靠祝福

    希盟急于拯救执政威信,但王室庭院深深,柔州民主自有它的一套,没有王室的祝福就别想吃糊。

    这一仗,打下来,大家各有形象弱点,让人看见权力的傲慢与反扑。

    把民主晾在一边,争论民主跟谁姓,不必意外,这正是“柔式民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