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志强《不是反政府而是反政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戴志强《不是反政府而是反政策》

    希盟的高官议员联同非政府组织在国会请愿,要求政府关闭莱纳斯稀土厂,文冬区国会议员兼大马木材工业局主席黄德,以及马中商务理事会首席执行员丘光耀都有出席,这两位“斗士”曾是民间抗争的领袖,如今是执政党的官。



    另有一批人士挺莱纳斯,场面热闹唯毫无意义,双方各为其主,不必太认真。但是,黄德的反稀土方有一个标语:“不是反政府,而是反政策”,颇有意思,一来是表明心迹不会背叛希盟,二来是安抚支持者。

    早前,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员率先对希盟执政一年的政绩作出评语,指它整体表现及格,但“失分”太多,可能仅执政一届。

    失分是希盟在近期多场补选连受重挫的致命伤,政策U转、违反竞选承诺和部长言行表现糟糕等因素,是希盟在补选受到选民狠狠“教训”的原因。

    但是,比起巫统和伊党的非正式联盟,各族人民只能在两颗烂苹果之中选择其一,希盟依然是“含泪投票”的唯一选择,尤其是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将倾向于投选希盟。

    至目前为止,希盟是一个寻求民主进步的政权,虽然是走前一两步、又被逼退一两步,但还是尝试向前走,不像前朝的60年绝对权力注定走向绝对腐败堕落。

    问题在于,一堆好高骛远和好大喜功的新手部长,做了一堆不该做的闲事,真正的“救国”重任是落在首相马哈迪、前财长敦达因和其他老人家的肩上。

    老人家在跟强国谈判、跟王室对峙、跟“塔利班”在打仗,而部长议员却在跟马华吵嘴、在国会里喝棕油、在国会外示威,还有力推黑鞋、废死、禁烟和汽水税等争议性政策。

    加上不承认统考、不废除收费站等违诺之举,使独立以来首次政党轮替的一周年纪念成为笑话。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前首相纳吉“网红”效应或巫伊联盟的崛起,而是希盟本身的失败。

    希盟拒签ICERD、撤签罗马规约,还有国会无法通过修宪以恢复东马两州的建国地位等等,操之过急的后果,是全都搞砸了。

    很多政策都不是急务,新政府在首两年应该先解决的是前朝的国债和制裁前朝的贪官,并设法振兴经济和降低人民生活负担,这才是最符合人民意愿和需求的政策。

    只是,急于大展拳脚的部长们还未落实救民于水火的承诺之前,就先送上离境税和汽水税,还附送水费涨价的“周年大礼”。

    希盟如果能在头两三年拯救国家振兴经济,过后才推行新税和涨价,选民应该没话说,来届大选不会选择让国阵回巢。

    可是,执政一年没到就搞到民怨四起,5年后的大选恐怕“冻过水”。人们不是反政府、而是反政策;人民不是喜欢国阵的纳吉BossKu,而是讨厌希盟的政策和小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