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双胞胎开发廊 执剪不离亲兄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主题故事】双胞胎开发廊 执剪不离亲兄弟

    年轻人创业:



    时代不同了,年轻人不愿一世人打工,人人都想当老板,但创业谈何容易?

    年轻人创业除了要有勇气,也要勤奋进取、积极求变,即使传统行业也能创出新品牌。

    Twinzzo理发室刚满一年,说起勇敢逐梦的故事,兄弟俩神情充满骄傲和满足,右为哥哥Wayne,左为弟弟Leo。
    Twinzzo理发室刚满一年,说起勇敢逐梦的故事,兄弟俩神情充满骄傲和满足,右为哥哥Wayne,左为弟弟Leo。

    走入Sunway Geo Avenue一楼的发型屋Twinzzo Barbershop Cafe,理发椅是英国男士理发厅常见的经典款式, 精心挑选的灯具呈现浓厚异国风情。个性十足的理发空间不仅提供专业服务,也注入令人耳目一新的元素,而主人本身就充满了故事。

    27岁的发型师Wayne和Leo是双胞胎兄弟,个子较高的Wayne是哥哥,个子较小的Leo是弟弟。两人样子不算饼印,但从小默契十足,好动不爱上学,长大先后当上发型师,更一同创业。Twinzzo,是友人建议的店名,从双胞胎之意。

    他们常被误认为华人,实则是祖辈带有泰南血统的马来人,英文名是过去职场同事取的。Wayne原名为Syazwan Akram,Leo原名为Shafiq Aiman,下有一弟一妺,父亲为摄影师,母亲是平面设计师。两人遗传父母的艺术细胞,自小喜欢动手创造东西,不爱乖乖坐着上课。Wayne承认他俩不是好学生,跷课打架,顽皮得很。中学时期,他突然迷上玩剪发,一开始和弟弟互相替对方剪发,后来也给其他同学和老师剪。

    中学毕业后,家里没能力攻读剪发课程,Wayne通过YouTube自学,拿朋友做实验。20岁那年,他到著名的Joe’s Barbershop男士理发室拜师学艺,天分加勤奋,很快便上手。实干几年累积经验,换了几间发型屋磨练手艺,开始剪出名堂,并把在KTV打工的弟弟也拉入行认真学剪发。

    个性化的英国绅士理发室,带给城市客人截然不同的独特体验。
    个性化的英国绅士理发室,带给城市客人截然不同的独特体验。

    接待VIP留私人空间

    当老板做生意不轻松,责任压力比打工大很多。虽聘请了两名员工,他俩仍坚持亲手剪,每天长时间工作,打烊后处理账目,同时要不停动脑筋提高营业额。新商场人流不足,过去一年同楼其他发型屋开了又关,幸好他们主要做熟客生意,靠口碑吸引人上门。

    他们有不少明星名人顾客,连柔佛苏丹的洋人女婿也是熟客之一。“要说名人顾客和普通客人不同之处,就是他们喜欢细心服务,注重私人空间,所以预约时段一般不会安排接其他客人,避免VIP被其他人打扰索签名拍照。”如何捉摸客人喜好习惯,交流中拿捏分寸,让客人感觉舒服,也是发型师的成功秘诀。

    创业资金有限,为了节省成本,店面装修由兄弟俩亲自动手DIY。
    创业资金有限,为了节省成本,店面装修由兄弟俩亲自动手DIY。

    原本想结合Cafe…

    人说家人朋友合伙做生意多争执,他们却证明给人看: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从小我们就常一起玩,一起工作也有默契 。”Leo说母亲也看好,因为他俩从小即使吵架也很快和好,不影响感情。Wayne坚持账目清楚,收入平分,就可避免争执。

    兄弟俩手艺出色,口碑不俗,慢慢累积许多熟客,建立起人脉。“虽然一直都想拥有属于自己的发型屋,但真正决定出来创业,还是因为妈妈在背后推一把。”两人从小与母亲感情亲密,人生重要决定都听妈妈的。“妈妈鼓励我们,为别人工作了10年,已经掌握经营发型屋的方法,也有基本客户群,为何不自行创业?”Wayne说:“创业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钱,我们家境中等,并没有很多钱。”

    两兄弟拿出多年所有积蓄,向父母借款凑足10万令吉策划开店。为了方便熟客上门,在梳邦一带物色店面,最后选在这间新商场开业,主要因为这个地点方便泊车,而且租金便宜才5000令吉,比其他租金一万起跳便宜一半。精打细算的两人为了省钱,找妈妈画设计图,装修全部自己动手DIY,中途遇到资金不足卡关,幸得家人协助渡过难关。而最大打击是原本发型屋结合cafe的执照不获巿议会批准,只能专做发型屋,浪费了Barbershop Cafe的名字。他们也学到,有时创意在现实里未必行得通的残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剪刀都是外国进口。

    手艺纯熟,发上刺青

    过去,男人理发大多数去印度理发店,十多令吉一次过享受理发、剃须、修鼻毛和印度大叔按摩。直到unisex发廊出现后,男士们多了个选择,洗剪吹染烫变化也多了。近年,男士理发业开始产生质的变化,掀起时尚男士理发室新风潮,越来越多年轻人合伙开个性小店,氛围跟传统印度理发店大相径庭。

    Wayne说,理发行业竞争大,要脱颖而出靠手艺和服务。 “我们比传统理发店略胜一筹的是掌握时尚发型潮流,剃剪法更干净利落,并且能够根据客人要求做发型刺青(hair tattoo)。”

    一分钱一分货,剪发40到45令吉,剪发加按摩配套收费60令吉,在男士理发行内稍微偏高,但服务值得这个价钱。有意思的是, “限男士”的理发室常有女生上门询问,如果对方要求的发型刺青掌握得来,他们也会破例接受女性顾客。Leo透露,他们也特别擅长给小孩剪发,“不知为什么,小朋友特别喜欢我们,来理发都不会哭闹。”

    家人永远是他们最强大的后盾,爸爸妈妈(中间)是军师也是人生导师。
    家人永远是他们最强大的后盾,爸爸妈妈(中间)是军师也是人生导师。

    靠热情坚持下来

    本地新兴男士理发室大多数由马来年轻人经营,Wayne曾工作的Joe’s、Wak Doyok理发室是马来艺人所开,目前雪隆区有十多家分店。他分析这个流行文化,现在很多马来青少年中学毕业后不想继续升学,宁可出来学一门手艺创业,如同二三十年前很多年轻华人去学美发开发廊。他建议有志创业的年轻人先准备好自己,学好手艺、累积足够经验和客源才开店,否则徒然浪费时间金钱。

    虽然未足30岁,他们也觉得年轻一代跟自己那一代不同,没耐性吃不了苦,喜欢享乐不爱工作。“拼事业要趁早,有了事业才有本钱享乐,如果所做职业是自己有兴趣,那么工作就是一种享受。”也要人成熟了,才会说出这番话。他们重遇中学老师,对方笑说想不到当年的“坏学生”,居然变成今天的“生意人”。

    年轻创业挑战大,Wayne和Leo坦言辛苦,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对剪发艺术有一份热情。他们接下来将开办剪发课程,帮助有兴趣却没能力就读专科学院的年轻人学一技之长。“我们现阶段要经营好理发室,然后寻找合作伙伴慢慢扩展业务,终极目标是希望未来可以开设发型设计学校。”

    Wayne还有另一个梦想,就是去英国修读短期剪发课程,圆中学毕业后没能深造的梦。“妈妈鼓励我们有梦想就别放弃,专心做好所长,保持耐性和正面心态,终能达成。”听妈妈的话,肯定没错。

    更多报导:【主题故事】将军东征西渡 军粮化身汉堡包

    报导:谭络瑜摄影:依哲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