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芮《面目全非鬼仔巷》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芮《面目全非鬼仔巷》

    吉隆坡鬼仔巷封巷的这一年来,关心老街巷的人不时记挂着:不知道鬼仔巷重开时会是什么模样?



    去年杪,看了作为示范后巷的叶亚来路侧巷时,起初心里还定了一下--整体空间变干净了,地面多了绿红蓝的引路线条和古早童玩跳房子的9个方格,辟建了小花园和休憩区,两家老牌食店仍保留朴实原貌,只不过锌板棚拆了,换成流线感十足的帐篷。

    老店家也很高兴看到后巷不脏不乱了,但对头顶上的帐篷却颇有微言:“好看是好看,但不实用,既不防晒,下大雨时也不能遮雨。”唠叨完后,他总结说道:“他们就贪好看而已。”

    --这句话听得人心头一震,犹如当头棒喝。是的,放眼国内诸多美化和改造工程,都是表面好看而已,可是,如果只贪图好看,其他一概不理,这算是哪门子的提升?

    左等右等,总算等到鬼仔巷开业,不料开业前一天,乡音考古工作者张吉安的一个贴子就在面子书上炸了开来,彻底毁灭了我心里存有的一丁点卑微的希望。

    开业仪式上,嘉宾们站在牌楼下剪彩,那面石灰牌楼在施工期间已经引来不少非议,牌楼后的“奈何桥”更是恶评如潮,可是,虽然民间骂声不断,有关单位却充耳不闻,一意孤行,把无中生有又莫名其妙的牌楼和红桥当成座标,大力宣传。

    4间毗连的战前双层民宅,在过去一直被文史工作者视为珍贵的民生古迹,如今却涂指抹粉,摇身变成鲜黄色的欧风建筑。面向巷口的山墙,斑驳得很有味道的墙面上被大量的壁画占据了,有召唤客倌的红衣阿姑,还有电影《功夫》里的包租婆,俗不可耐,惨不忍睹。

    昔日鬼仔巷/戏院巷。
    昔日鬼仔巷/戏院巷。
    今日鬼仔巷/戏院巷。
    今日鬼仔巷/戏院巷。

    只想创造无限商机

    百年灯柱侥幸保存了下来,但吉隆坡仅存的广东西关老房特有的“趟拢门”却凭空消失了,叫人扼腕叹息。

    每一个曾经走进鬼仔巷的人都不会忘记那扇门。深蓝色的岭南式三重门,虽然有点破旧,最外面的屏风门已经不在,但第二重的趟栊和第三重的木门仍保存完好,每次路过,我都会刻意停下多看一眼,没想到鬼仔巷重开后竟无缘再见。

    管理公司的说法是“趟拢门”已严重损坏,无法修护,所以才拆了换上新门板。这种推讬责任的说词,以及不懂得怜惜文物的举动,叫人无言。

    --连一扇门都无法修复,还谈什么修复和保留文化遗产?

    愿意花150万令吉翻新和美化,却不愿意多下苦功,用心修复真正有价值的古迹文物,说穿了,拆墙铲地,把老屋改造得面目全非,远比修复和保育更容易,不是吗?

    张吉安说得好,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老街老巷成了观光亮点带来财富后,人人都想拷贝二奶巷,大家口里说得堂皇,其实心里只想吸引人潮拍照打卡,创造无限商机。

    但我们又能怎样?鬼仔巷很快就会成为国内外游客的新宠,拍照打卡的人潮一波接一波,一下子就把你淹没了,谁也听不见你的叹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