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窗帘店抢滩 狮城业者生意不见一半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新山窗帘店抢滩 狮城业者生意不见一半

    (新加坡13日讯)新山窗帘业者越堤来新抢客,近年来直接“驻扎”在新建组屋区楼下或公寓附近,以低廉价格吸引消费者,一些业者申诉过去8年生意下跌50%。



    有读者向《新明日报》反映,在新建成的组屋电梯内看到新山窗帘业者贴出的宣传单,有的甚至以令吉标价。记者向业者了解情况,他们都大吐苦水。

    在兀兰一带的窗帘订制店工作超过18年的颜先生(46岁,销售员)透露,由于兀兰靠近新柔长堤,除了有不少人越堤订制窗帘,也有大马业者前来抢滩。近几年随着兑换率变成1新元对3令吉,他们的生意更饱受打击。

    “以四房式组屋为例,我们的开价约为1200至1300元(3600至3600令吉),而大马业者则愿压低300至400元(900至1200令吉)提供订制和安装服务,使得我们的生意减至少四成。”

    另一家老字号窗帘布业老板陈先生(55岁)则说,2011年起就发现此问题。

    “大马业者以自由业方式经营,在组屋电梯里张贴广告,附上大马联络号码及令吉标价,驻扎在新建成的组屋或公寓底层,抢走我们不少生意。”

    新山窗帘业者在新建成的组屋电梯内贴出宣传单。(受访者提供)
    新山窗帘业者在新建成的组屋电梯内贴出宣传单。(受访者提供)

    他指出,有的大马业者生意越做越大,还买了自动化机器制作窗帘,严重影响本地业者的生意,这些年来生意下降了30至50%。

    “我还为此和几名同行考虑成立工会,以便更好地向当局反映问题。”

    他透露,随着网络业务越来越普遍,大马窗帘业者现在还通过网络招生意,以简讯和本地顾客联系,制作完毕后即送上门安装,一切可迅速完成。

    业者称,每年有两三个同行经营不下去被迫结业,担心负责车工的老员工饭碗不保。

    陈先生指出,在新国经营生意的同行都得交税、承担租金及员工工资,因此价格肯定更高,也难以压低,而自由业者或没有实体店,在大马的人工费较低,赚取的利润相对较高,因此能压低价格。

    “我曾向当局反应过此事,这个行业剩下的大多是年长员工,负责制作窗帘的工作。据我所知,这些年来每年就有两三家窗帘店倒闭,这些年长员工的饭碗恐难保住。”

    业者指便宜不一定有好货,低价布料材质或含有甲醛,曝晒后对人体有害。

    鸿鸣窗帘总汇人力资源经理林棓舢(30岁)指出,有的顾客前来询问价格时,说其他业者给予更低廉的估价,并将窗帘布料样本放在车后箱,有顾客上门就展示样本。

    鸿鸣窗帘总汇人力资源经理林棓舢。
    鸿鸣窗帘总汇人力资源经理林棓舢。

    “对顾客而言窗帘就只是窗帘,但许多人并不知道,有些遮阳布含有甲醛,曝晒后释放出的物质对人体有害。”

    她建议顾客选择有绿色标签的布料。

    财政及贸工委员会主席连荣华连荣华表示,相信关税局采取的行动,为让竞争更平等。

    本月5日一名女郎从新山携四套窗帘卷帘组合入境,却以半价申报,通关时被识破,被罚款2055元(6165令吉)。

    也是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的连荣华表示,相信关税局采取行动,有意让两者在更平等的基础上竞争。财政及贸工委员会副主席张思乐(白沙榜鹅集选区)也表示,若业者有证据,并认为这类竞争并不平等,对方违反规则,影响了生意,可考虑向有关当局申报。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