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任平:语音符号与语码转换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温任平:语音符号与语码转换

    徐海韵在台湾深造哪几年,面对“国语腔”不够台湾化,“华侨口音”的困扰。但是台湾的同学、老师都没排斥她,她认为(觉得)台湾的师友,无意在语言的运用方面把“华侨”同化。



    海韵目前在新加坡教书,她的语音来自四大门派:马来西亚的地方乡音,她在台湾四年的“国语腔”,新加坡的华语腔,以及大陆的标准普通话。海韵指出很重要的两点:1)新加坡华语其实向大陆普通话借镜,两国华语十分相近,由于新加坡有它本身的地方色彩,始终有些许歧异。2)北京人在闲聊中讲京腔,卷舌音绕来绕去,但是老师一进教室用的是标准普通话,丝毫不敢马虎。中国人有个潜倾向,希望海外侨胞能学会标准普通话,只是潜倾向,不带强迫性。

    从语音的角度来看,徐海韵的文化身份是多元而驳杂的。她也承认,假期回到新山老家,追看台湾电影,她的华语台湾音色自动强化。

    在大陆唸中文系硕士的卓彤恩,好像写过三篇有关她用马来西亚华语与南京的同学、及其他赴马深造的大马同学交谈“擦出的火花”。部分同学觉得她的马来西亚乡音重了些,两年了都还没融入中国的普通话大环境,其中一位教授甚至说了一句重话:“妳的普通话相当烂。”

    切换使用更受欢迎

    彤恩认为语言是思想交流的媒体,“你能了解我能了解你,足矣。”朋友之间聊天还要咬牙切齿去讲标准华语,是自找麻烦,也是缺乏自信的表现。别人批评她的普通话有两广口音。她坦承她的原籍本就是两广,她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抹掉两广人的特殊性。彤恩的观点是维持马来西亚华语日常使用的腔态常态,她觉得马来西亚腔华语,反映出她来自大马这事实。读到这里,大家就不难了解语音符号与身份认同、文化认同的关系。

    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员奥克雪尔‧科特斯AOC(Alexandria Ocasio-Cortez),在近期美国中期选举于纽约14区,以落后民主党元老Joseph Cowell 16巴的情况下,逆转胜取代前者,并击败共和党的候选人。科特斯,原籍波多尼哥,女性,29岁,在最近的一个演讲场合,她用黑人英语这么说:“I’m proud to be a bartender. Ain’t nothing wrong with that”,听众以黑人与有色人种居多。有人说她哗众取宠,有人指出她向黑人听众献媚。

    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员奥克雪尔·科特斯。
    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众议员奥克雪尔‧科特斯。

    科特斯(AOC)是拉丁民族后裔,她攀上美国的社会阶梯不易。她当过招待员、酒保,她一直为二十年来的纽约14区被忽略的社会改革,包括医疗照顾、改善贫富差距、重视环保绿化、社群福利发出有力的声音,果敢勇决。她在演讲中把语言混杂,不仅惹来了“政治不正确”的非议,也引起语言学家的各种猜疑,有人指出科特斯表面亲近黑人,实际上却轻蔑黑人。美国英语经常羼入西班牙语,这种语码转变(code-switching )使英/美语更活泼生动,聚焦准确,一语中的。英语渗入黑人英语,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即肇其端倪。奥巴马当总统,在多个场合用上黑人英语,到位有趣,幽默生动。

    AOC的英语混杂黑人英语,承认自己当过招待员、女酒保,家庭贫穷得坐公车上班,得把衣服一件件摺叠妥当方便销售。这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她的政治符号是左倾的社会运动家,一个坐言起行的教育家。演讲的语码切换使用,带给她不少詈议,也让她更受欢迎,她走进众议院的殿堂才几个月,她在推特(Twitter) 的粉丝已达400万之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