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大红大绿比双塔楼有趣 旅画徜徉彩色漩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心见闻】大红大绿比双塔楼有趣 旅画徜徉彩色漩涡

    有一种绘画,叫边走边画。画出自己体验、感受的风景和事物,并掺入与社会文化相通的情怀,这就是“旅画”的精髓。



    陈宝川(左)和王建杰现场旅画黑风洞。

    “有人问为什么要旅画?旅行拍照就好了。拍照的确比画画快,但就是因为太快,才需要慢下来,看看当地人的生活,感受周围的美,然后画一画,这就是旅画。”

    本地画家陈宝川深度体验及推广旅画多年,走访各乡镇,在宽广无垠的绘画境地,细心耕耘本土色彩的水彩画。同时,也带动国外画家一起探讨大马风景的精神内涵。

    台湾画家王建杰就是这样被拉上旅画列车,看到不一样的大马。“之前查看的网络资料都在介绍吉隆坡双塔楼,来到这里跟着宝川老师旅画,发现许多东西都比双塔楼有趣多了!”

    大马文化重口味

    天气炎热、人热情、食物重辣、色彩浓烈……这是王建杰对大马的第一个感受:“连饮料也是甜的,咖啡也很浓!我在台湾没吃过这么重口味。”

    “这里的建筑缤纷、对比色多,不只是建筑,大马人甚至把对比色穿在身上,通常我们只在圣诞节或过年才穿大红大绿。”

    陈宝川认为,大马自然资源丰富及多元文化发展出独特的文化色彩,大马人长期生活及融入在这样的环境里,对于浓色彩、重味道,觉得理所当然。

    “生长的环境不同,造成思维方式的不同;而人习惯站在自己的视角看事情,有时候会造成鉴赏的局限性,所以艺术家需要和别人交流、分享,让鉴赏能力百花齐放。”

    于是,他带着甫下飞机的王建杰到布城旅画,再到沙登享用传统美食。“布城有回教堂、沙登有老新村的食物,外国游客会感受到视觉和味觉的冲击,特别是画家感受更敏感,深度的旅画才能迸发出文化交流火花。”

    王建杰确实感受到冲击。画建筑的时候,他心里陷入漩涡:到底要以平常的色彩去画,还是如实展现眼前违背色彩理论的色彩?他说,这是最冲突,也是最好玩的时刻。

    还有,那太阳升起水光潾潾的路边热水湖,那档口里一撮面舀上热汤再放碎肉蔬菜煮出一碗板面的印度裔,那凉风从木板地的缝隙中吹进屋的高脚屋……陈宝川说,他和王建杰一起看风景、生活、文化,互相学习和包容,“我们之间没有文人相轻这回事。”

    在大街小巷川行、绘画,对王建杰来说并不陌生。他曾经骑摩哆环岛旅游台湾三次,用画笔记录台湾的山川之美。

    “我习惯用铅笔淡描构图,再着上清淡水彩。宝川老师不一样,他用黑线速写再上色,线条感和色彩强烈。”

    不一样的还很多。陈宝川说,大马人见面常会问“吃饱了吗”,但王建杰却是“今天天气如何”。“还有,他会问,这里的雨下多久?喝一杯咖啡的时间、吃一碗面的时间?”

    海南咖啡留痕

    游客来到新地方探索,都会透过食物体验当地文化,食物成了认识他国文化最便捷的途径。

    “第一次听到‘辣死你妈’觉得奇怪,看了更觉神奇,用香蕉叶包裹起来的食物,里面只有一堆饭和辣椒酱。”除了椰浆饭,海南咖啡也让王建杰惊艳连连。

    “第一次喝味道很浓烈,可是接下来每天都在喝,哈!听说海南咖啡的杯子越厚越老,杯子把手还要有一点黏黏的,这样咖啡才好喝。”

    陈宝川解释,海南咖啡使用长柄勺来舀水冲泡咖啡,当从高处拉冲,往往会溢出杯外,自然会在杯缘挂着咖啡痕。

    “一杯海南咖啡,因为老师傅不同的冲泡方法而展现出多种味道,有时候我们就是要找有这种咖啡痕的,因为它好喝。不要以为把手黏黏的,没洗干净,了解历史文化之后,就要包容它的特色。”

    王建杰和陈宝川画出台湾和大马不同的元宵节习俗。

    彩阶写生考技巧

    王建杰对马来西亚建筑物的第一个印象是颜色鲜艳、装饰漂亮:“它很像哈密瓜,只不过哈密瓜是绿白色纹路,它偏白色。”

    听了半响,陈宝川才意识到王建杰口中的“哈密瓜”,原来是由玫瑰色花岗岩建成的布城回教堂。白色纹路,则是回教堂的圆顶花纹。

    不只是回教堂,黑风洞的七彩阶梯也让王建杰惊讶不已,甚至不能用一般常识去画。

    “绘画讲究和谐色彩,但是黑风洞的阶梯色彩十分强烈、鲜艳,降低彩度的话又会失去原味。光是画阶梯就花了很多时间,画一个,调一色,再把它堆积起来,像盖阶梯一样。”

    陈宝川点头表示赞同:“黑风洞确实难处理,也难抓主题和配搭,到底要阶梯还是神像?带着王老师旅画才进一步发现到,大马风景色彩偏浓重,难找画面和谐度,必须退到一个适当的距离,才能好好地欣赏风景。”

    王建杰(左)和陈宝川现场旅画印度神庙和牛棚。

    牛是宝爱撒娇

    我们在介绍自己国家时,会用多元文化、种族、宗教来形容大马。实际上,这也是让王建杰印象深刻的地方。

    “在台湾,看到不一样肤色的人就知道是游客。马来西亚情况不一样,除了华人、马来人、印度人,还有西亚人、欧美人在这里工作!”

    在雪州武吉罗丹(Bukit Rotan),王建杰参观了从未看过的印度神庙──斯里萨帝庙(Sri Shakti Devasthanam),庙后面的牛棚亦让他回味无穷。

    “台湾的牛都在田里做苦力,印度庙的牛却是神圣的,而且很可爱,老爱磨蹭宝川老师撒娇,但它很大只,我担心他会被它推倒,哈!”

    此次旅画让王建杰发现,有在地人陪伴才会看到宝藏,并且感叹大马的传统保护得比台湾好。

    听到王建杰的赞赏,陈宝川笑说:“这是我多年旅画才找出来的深度旅游路线,其实大马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若政府能重视、保护和发展,开发深度旅游,就可以刺激及带动在地的经济发展。”

    报导:叶凤玲图:杨淦翔/受访者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