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双鱼柳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综:野家子谈——双鱼柳包

    最近工作结束时间一天比一天迟。迟,是因为客户放的要求越来越多,必须用更多时间处理,还挺累人的。



    不过,更闹心是客户的要求做法有异于常规,而且显得多余。受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工程师也只能硬着头皮完成。工作完成了,才有多余时间谈“多余”。

    说到“多余”,不能不提最近流行的断舍离。收纳达人近藤麻里的整理原则,以怦然心动(spark joy)为指导,面对一个物件还能有怦然行动的,该物件与斯人则非多余。“断舍离”在表面上看起来是摒弃“多余”。但是,仔细再想想,“断舍离”与“多余”应该不只是那么纯粹简单。就人性而言,我们本来就不会为了“多余”的事情而上心,严重一点的还甚至产生厌恶感。可不是吗?举例说明,好作家讨厌赘文,而我厌恶身上的赘肉。赘,意思就是多余、无用处的东西。

    为了摒弃多余、无用的事,除了以近藤氏“怦然心动说”为定准以外,还能有其他的判别标准吗?答案是肯定有的,而且这原理名称也很形象化。它就是“奥卡姆剃刀”啦!

    奥卡姆是14世纪的圣方济会的修士,所以先引用他的拉丁文原话——entia non sunt multiplicanda praeter necessitatem。这句拉丁文的翻译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容我再抛书包)以上奥卡姆的名句,哲学家再凝炼成lex parsimoniae,所以也有人称作“简单有效原则”。简单地说,如果能有多种方式都能完成同一件事,那就以最简洁的方式为最上。一如奥坎姆在其著作的主张,“切勿浪费更多东西地去做,用较少的东西,也可以把事情做好”。

    如何抉择更有效的论述

    剃刀原则,其最初是主张人们在哲学/神学讨论里,如何抉择更有效的论述。但是,这个原则也被我挪用在从事多年的工程设计。编码工程师,至少我是,都想以最简洁的编程完成一项任务。追求简洁,那倒不是为了什么美学考量,却只是追求有效。因其简洁,在试错与调适的时候,更容易地找出发生错误的关键。奈何事与愿违,我们想要简洁简单的方案,客户放却往往把事情推向更复杂的方向。我们看作的画蛇添足,客户认为是锦上添花。如果倒霉遇上这情况,恰恰是“剃刀原则”的设计路线最能帮得上忙。说不上是以逸待劳,但能让你更游刃有余。因为简单,所以更容易整合应付复杂的场面嘛!四两拨千斤,四两就是简单有效原则啦!

    说了那么多,希望不会是落下彼得苏“如果能简单,谁想要复杂”的印象。其实我想说的是,我们是可以把事情更有效地完成,只是我们往往加诸许多设限而耽误了。关于“多余”,我想说的还有很多,说多了就有违“简单有效原则”了。啊!现在应该学禅师竖起尘拂,学释迦拈花微笑才是。

    最后说个笑话。我们在工程项目,面对着“多余”的方案,都一律称之为“double fillet o’fish (双鱼柳包)”。双鱼柳包,比一般汉堡多出一块鱼,就好像粤语的发音“多鱼”。奉劝大家做事都不好那么double fillet o’fish 哦!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