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官方授权.拓产品市场 义乌将设大马国家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获官方授权.拓产品市场 义乌将设大马国家馆

    (浙江.义乌15日讯)义乌市商务局将在义乌国际商贸城,设立获官方授权的“马来西亚国家馆”,作为大马产品拓展中国甚至国际市场的平台。



    义乌马来西亚采购商服务中心主任郭集福告诉《中国报》,估计整个流程尚需要近两个月筹备,预料今年内顺利开馆。

    他3个月前向大马对外贸易发展局(MATRADE),提呈相关报告,获得该局支持,义乌市商务局更是力挺,估计投资额近1亿令吉。

    “这是让大马产品通过义乌,迈向全中国和全世界的项目,让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家,也有机会认识大马产品。”

    郭集福也是义乌市贸促会、国际商会及驻马联络处首席代表,他接待“走入义乌,迈向世界”大马登州商务考察团时,这么说。

    “走入义乌,迈向世界”大马登州商务考察团团员,参观义乌国际商贸城。
    “走入义乌,迈向世界”大马登州商务考察团团员,参观义乌国际商贸城。

    产品须符合中国规格

    他指出,计划中的“马来西亚国家馆”,将成为人人拥有平等机会的管道,鉴于该计划主要目的,是进一步为大马产品,开拓更大海外市场,因此希望获得大马政府支持。

    郭集福重申,当局不会刻意筛选来自任何厂家的产品,只要产品符合中国官方规格,都被允许进入中国市场。

    “厂家方面不会刻意筛选,只要产品的质量和卫生,属于符合中国海关标准,能获允许在市场进行销售的产品,都会被允许进来。”

    郭氏认为,随着中国政府在义乌设立“马来西亚国家馆”,意味着有朝一日真正实现在我国,甚至在登州开设中国义乌小商品城的构思,并非天方夜谭。

    他说,目前设立在雪州巴生的GM批发城,仅有一座建筑物,规模非常有限,体现不了小商品如海洋般的广泛和多样化。

    目前大马馆没官方授权

    郭集福指出,目前设于义乌国际商贸城第五区的“马来西亚馆”,乃由个人所设,未获官方正式授权。

    “是他(开设者)自己写的,没有得到授权,这个就是我认为不对的地方。”

    郭氏说,也许他(开设者)会觉得骄傲,但觉得写“马来西亚馆”来忽悠别人,这种行为是不恰当的。

    他披露,他曾向我国政府提及该事件,并认为大马政府应加以重视,任何在海外随意上挂马来西亚国家馆“招牌”的不当情况。

    他认为,若要放上马来西亚国家馆,必须先获官方授权,这也是他建议官方设立“马来西亚国家馆”的主因。

    郭集福也是义乌马来西亚采购商服务中心主任。他指出,设立“马来西亚国家馆”计划一旦水到渠成,该中心欢迎未来与马中总商会取得更多合作。

    他说,促成该馆功能,需要在一个在大马有名望和影响力的人,从中协助,与他互相配合。

    “人的精力有限,我没办法遥控,所以我作为在义乌的接头人,会通过十几年来建立的人脉和与政府的关系,加上受委职位,把义乌这方面安排好。”

    郭集福(右5)引领团员到义乌国际商贸城,视察商品市场情况。
    郭集福(右5)引领团员到义乌国际商贸城,视察商品市场情况。

    商品价格由厂家决定

    未来进驻义乌国际商贸城“马来西亚国家馆”的大马商品,将直接由厂家决定零售价和批发价,避免大马货品越洋远征中国后,价格偏高数倍的不当销售模式。

    郭集福指出,计划中“马来西亚国家馆”的方式,是货品上架后必须具备3个标示,即由厂家决定的零售和批发价,同时也要展示厂家微信。

    他说,零售是让客人可购买少量试吃,对产品有信心后,可通过批发方式应购,并直接与微信的厂家或负责人联系。

    郭氏披露,义乌国际商贸城汇集来自110个国家的1万3000名成功外国商人,因此大马产品也有机会,直接出口到中国以外的其他国家。

    郭集福自行构思出上述销售模式,他举例,目前的情况是,一包在大马零售4令吉的饼干,也许到了中国,批发价飙高到20元人民币,让掌握进口权者任意抬高售价,并非正确的贸易方式。

    “这也是为何近十几来,许多大马产品来到中国,但卖的价格都偏高的原因。”

    郭集福指出,中国市场非常庞大,错误的销售模式开出的价格,无法开发更大渠道。

    他补充,他日后会随时关注在“马来西亚国家馆”上架的大马商品,并调查在大马的零售价格,确保售价公道。

    本报特派:黄慧芬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