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影视 梁小楷:追逐羽毛,就能飞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闲话影视 梁小楷:追逐羽毛,就能飞

    小飞象丹波想飞,但永远飞不开妈妈的怀抱。



     

    丹波被化妆成“小丑象”娱乐大众,看得人心里好心酸。
    丹波被化妆成“小丑象”娱乐大众,看得人心里好心酸。

    真人电影《小飞象》(Dumbo)中,好像没有一个完美的人或家庭,总有那么一两个缺憾。

    马术明星骑师因为二战征兵,从战地回来少了一隻手臂,回到麦迪奇兄弟马戏团,妻子因伤寒症逝世,这家庭又少了一个母亲角色,徒留两个孩子──米莉及乔。

    马匹也被卖了,一个单位一个棚,他们这个棚,蒙尘、破落。离别久了,相聚,亲子终有隔阂,缺了一条胳臂的骑师沦为打杂,照顾大象。

    名为麦迪奇兄弟马戏团,兄弟也只是虚张声势,实为孤单的矮子团长一人撑大局。

    传统马戏团经营也不怎样,团长期待小象诞生,能够多一个新鲜卖点。

    小象诞生,一双招风耳,大如布袋,垂落及地,行动显得笨拙,团长大失所望,为它取名“丹波”(Dumbo),实有嘲笑呆瓜之意。

    母象为袒护孩子丹波,伤了人命,母象被卖了,丹波命途更是坎坷,幸好在米莉及乔帮助下,用一根羽毛,造成丹波想打喷嚏而振“耳”奋飞,成了动物明星,但引来野心企业家想利用丹波不道义的牟取暴利……

    在拍成真人电影之前,1941年卡通版《小飞象》并没有米莉及乔这小姐弟角色,而是一隻老鼠Timothy及几隻乌鸦,帮助丹波飞起来!

    卡通电影裡,丹波只是一个爱哭的小象宝宝,当母象被关在笼裡,脚被铁链锁着,只能伸出长鼻子抚慰丹波,捲成一个摇篮,哄着丹波。唱起《Baby Mine》,“我的宝贝不要哭,擦干你的眼泪,把头埋在我心,永远不分离。”

    温馨一幕催人落泪,这故事蛮晦暗的,身囚牢笼,母爱无力,一个伤心的孩子,不只被排挤受嘲笑,还被迫提早成熟,想在残酷现实的人类世界立足,没有哭泣的权力,只能强忍着眼泪,娱乐大众!

    1941年生产《小飞象》期间也蛮灰暗的,它是迪士尼第4部卡通长片,然而,前两部《木偶奇遇记》及《幻想曲》成本过高,加上战争造成欧州市场萎缩,难以回本,以及寄望《小飞象》小支出大回馈,重振不景!为减低成本,不用油画改用水彩,偏偏又遇公司内部罢工潮,片长只有64分钟,但丹波的眼泪,丹波的飞翔,简单的画工,却深深感动观众,也因小老鼠Timothy这鬼灵精角色,将悲剧转成喜剧,让丹波大耳朵的缺点变成优势!

    阔别78年,如今拍成真人版,由添布顿执导。添布顿电影风格向来阴暗,早年曾被迪士尼拒绝合作;这也是他继1992年《蝙蝠侠大显神威》(Batman Returns)后,再度与两个主角合作,一是“企鹅人”丹尼德维托扮演马戏团矮子团长,及“蝙蝠侠”米高基顿扮演野心企业家,并找来帅气的柯林法洛饰演单臂骑师,还有伊娃格林饰演“飞天女王”,加上众多马戏团演员,大力士、鱼美人、魔术师等,演员阵容浩大。但枝多叶乱,这些特色人物若拆开来,并不怎么出色,但组合在一起,又呈献一种大片气势。

    片子从64分钟拉长至将近两个小时,故事也不一样了,但精髓保留了下来。比如母象与小象丹波用鼻子隔着笼子接触在一起的画面,还有那首歌《Baby Mine》。而电影中一再为每个角色找到定位,比如落单的骑师及飞天女王的情感、马戏团团员的归属感,还有小女孩米莉的梦想,其实是当科学家。

    技术上,丹波载着“飞天女王”飞天那一幕相当撼人;情感上,丹波的眼神最纤弱纯真,当它被化妆成“小丑象”娱乐大众,感觉它快哭了,看得人心底也是酸的。

    追逐羽毛就能飞,心中有根羽毛,就有飞的愿力。小飞象丹波想飞,但永远飞不开妈妈的怀抱。

    飞翔,不为娱乐他人,而是找寻自己的定位点,以及爱的归属!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