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鬼仔变鬼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鬼仔变鬼佬

    我对老街没太深厚的感情,那是因为我并不曾在那里生活过,但那是祖辈活动的地区。我不知道老街算不算法律上应受保护的古迹,可是它确是几代人的记忆,一砖一瓦都有历史的重量。半岛上的华人似乎特别珍视老街,也许是因为街上留有先辈的血汗,在这个异族随随便便就嚷嚷“回唐山”的地方,老街像连接华族和半岛的脐带。



    华人重视历史,因为历史是文化的养分,古迹、老街都在提醒我们从何而来,立足于此时此地遂有了意义。记得曾访岳坟,立于岳王庙前,幼时读过的“精忠报国”忽然历历在目。茨厂街、苏丹街不也这样提醒我们关于先辈的努力?然而,我们珍视的,别人未必。每有外力要摧毁这些记忆,我们反抗,但历史价值总是败给“发展”。1991年新山土地局强拆柔佛古庙山门,近年为了快铁破坏苏丹街,怎么抗议都没用。

    鬼仔巷旧观。
    鬼仔巷旧观。

    注入新生命

    鬼仔巷的情况却有点不一样,商家本意“修复”而非破坏。修复是无可厚非的,罗马竞技场、中国长城等古迹若不是长期维护,恐怕今天已经看不到了。可是,没有人会蠢到把周星驰演的“武状元苏乞儿”画在长城上。古迹修复是一门专业,用什么材料、上什么漆,都有所讲究。《十口足责》是一本关于古迹的书,作者林金城对我说,本地人缺乏保护古迹的意识。若有意识,至少会寻求专业援助;若无,就会做出好像陈氏书院屋顶上那盏夜总会霓虹灯那样的东西。很多人不只缺乏意识,连品味也没有。

    保护老街、维护古迹,本该是政府来做的事,相关的非营利机构也可能担当重任。可是,如果落到私人商界手中,难免处处以利为先,最好把全部东西拆掉改建购物中心。就算企业有社会意识,却还是没有修复古迹的专业,此外为了节省开支,也没有诱因聘用专才。别人做壁画,我也来做壁画。画什么好呢?周星驰《功夫》的包租婆。那可是香港的东西,唤起的是对香港和电影的记忆,一副画就让鬼仔巷不再是鬼仔巷,变成周星驰的片场。难怪向来致力于保卫老街的张吉安那么生气。

    修复如果做得对,没什么不好。原本的街巷残破不堪,让人不敢涉足。维修以后赋予新用途,再次吸引人流,也算为老街注入新生命,那叫“重生”。修复不当,变成有些人说的“欧洲风”,鬼仔巷不是重生,而是“投胎转世”了,变成鬼佬。这下恐怕回不去了以前的样子了,多么无可奈何,过了那条“奈何桥”,就真的是见鬼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