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我们需要WTE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刘永山《我们需要WTE吗?》

    雪州州政府计划在瓜拉雪兰莪的而揽(Jeram)开设州内第一座垃圾转能源厂,别称Waste To Energy (WTE)。



    州政府通过子公司Worldwide Holdings Berhad于去年12月和一家中国公司签署合约,在Worldwide本身位于而揽的垃圾土埋场承建这座耗资5亿令吉的WTE。

    一般民众对WTE并不大了解,可是如果说这就是焚化炉的别称,那大家或许就不会陌生。虽然如此,一座WTE厂处理固体废料的技术并非仅仅垃圾焚化炉。顾名思义,这座工厂的目的是要把垃圾转换成能源,即把垃圾转换为发电的原料。焚化炉只是其中一种技术而已。

    虽然如此,严格的执法与监督以及资讯公开与透明才是关键。我本身首先不会排除WTE的功效,也不会一口否定垃圾焚化炉的功能。一所管理健全的垃圾焚化炉不仅能够有效解决地方上的垃圾问题,也能够把污染排放量控制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一举两得。

    这是为什么呢?首先我们必须认清现实,即生活中肯定有一些垃圾是无法通过循环经济重新寻找新生命,因此,这些垃圾的最终解决方案就是WTE,如果不是进入焚化炉,就是土埋场或以其他方式转换成为能源。

    在许多国家,垃圾回收率竟然可以高达50%,日本的废纸废铁回收量甚至高达90%。即便如此,日本现在还是有上千座焚化炉。
    台湾的垃圾回收率也不低,可是台湾全岛都是WTE,环保署更是规定所有排放废气的工厂必须实时公开污染源数据,让民众一起监察。一个洋垃圾的侵袭,甚至揭破台湾垃圾回收业的窘境。

    换句话说,即使垃圾回收量再高,最后还是有一些垃圾是不可以分解或回收,这些垃圾最后还是被送去垃圾转能源厂(WTE Plant),让垃圾成为推动漩涡发电的能量。瑞典每年还得从英国进口140公吨的固体废料,充做该国焚化炉的燃料。

    所谓的垃圾转能源,并非只是焚化炉,还包括其他不同方式的垃圾治疗技术,如垃圾发酵技术,让高湿度的垃圾发酵,产生乙醇供作生产生物燃料。

    虽然如此,焚化炉毕竟是昂贵的技术,因此进入焚化炉的垃圾必须是完全不能再循环,即真正的“垃圾”,至于可以循环的不叫垃圾。这就是任何WTE的前提,马来西亚必须尽快建立可循环经济(circular economy),确保消费市场的每一个物件都有可循环使用的经济效应和价值。

    马来西亚预料在2020年生产的垃圾大约回收率只有24%。这个水平肯定是偏低,当局确实必须绞尽脑汁把垃圾回收率拉高,再配合严厉的执法行动和透明的资讯管理明,方能合理化任何WTE厂的需求和价值。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