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蛇付2000登陆大马 再加码才被带离集中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人蛇付2000登陆大马 再加码才被带离集中营

    (布城18日讯)调查玻璃市州旺吉辇乱葬岗案件皇家调查委员会今日召开第二场公开听证会,第5名证人佐景供证指出,警方在展开突击行动时,发现了约50人在营地中,其中12人已经逃脱,最终警方成功逮捕了38名非法移民,这些人都需缴付2000令吉的中介费,才能入境到我国。

    他指出,被逮捕的38名非法移民,大部分为缅甸和孟加拉人,他们皆没有身分证明文件及不通晓英语,只有一名孟加拉男子能说英文及马来文,其他人都不能顺利与警方沟通。

    佐景从该孟加拉人口中套出,他们是透过中介寻找工作方式,缴付了2000令吉,被贩卖人口集团骗到马来西亚。



    佐景。
    佐景。


    “据悉,他们在抵步后被带武吉布马营地中,然后他们受促向中介多付一点钱,作为进入大马及获得工作的条件,否则他们将继续留在集中营。

    “当时候,他们看起来饥荒、虚弱及很累。在移送他们到玻璃市巴东勿刹警区报案后,我便提供了面包及水给他们食用。”

    玻州副总警长指示 摧毁武吉布马营地

    佐景也提到,莫哈末莫沙迪警长并未曾向他汇报,于2015年1月19日,在武吉布马营地侦查行动中,搜查到的证物一事。

    “他不曾向我汇报搜到证物的事情,如果确有此事,我会将这些证物记录在案。

    “可是我的报告中并没有记录该行动的任何证物,因此没有证物交给我或在我手上保管。而且我也不记得有指示莫沙迪保管证物。”

    佐景今日在听证会上供证时说,这场由他主导的突击行动共分为3队,包括侦查、围剿及后援队伍,以合力歼灭非法贩卖人口集团。

    “在行动前,我已经将行动策划及部署都告知了我的指挥官上司,才展开行动。

    “在行动开始前,我的属下都向我汇报最新情况,我才分配工作让他们执行,同时他们在展开行动后包括需要支援或发现任何详情,都会向我汇报。在他们汇报逮捕涉及人士后,我才到现场巡查情形。”

    佐景披露,在摧毁武吉布马营地前,即2015年1月21日,警方用手机在现场实拍作为记录,然后再存档到办公室电脑,但他不确定照片是谁拍摄的。

    他指出,当时参与还行动的警员共有30人,摧毁武吉布马营地行动,是他在出席玻璃市警察总部会议时,受到玻璃市副总警长的指令才展开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让任何或非法贩卖人口集团继续逗留该营地。

    发现乱葬岗后 停止摧毁营地行动

    佐景供证时说,由30名警员组成的普通行动部队负责执行摧毁武吉布马营地行动,但在当地发现了乱葬岗后,就被迫停止摧毁营地行动。

    “我们只来得及烧毁营地及在营地发现的食物和物品,其他地方则维持现状。除了烧毁营地外,警方也在当地展开搜查行动,直到发现该乱葬岗后便即刻停止摧毁行动。”

    他说,这是为了确保警方能采取后续行动,警方在发现乱葬岗后立刻到玻璃市巴东勿刹警局报案,并将此案交由警方作出进一步行动。

    他补充说,他在行动前出席一项会议,并接获摧毁营地指令,他便将此事向其上司西瓦嘉南副警监汇报,接着他们便率领30名警员执行此行动。

    第6名证人:被上层告知 不用再参与行动

    第6名证人第3营普通行动部队西瓦嘉南副警监供证时透露,在摧毁武吉布马营地行动后,约2015年3月时,他被上层告知不用再参与任何行动。

    “1月份的时候,我们执行了摧毁武吉布马营地行动,并发现了乱葬岗,那些照片都是在摧毁前我用手机拍摄的,我清楚记得当时发现了30座坟墓。

    “3月份的时候,我就接获命令被告知不能参与任何行动,而我也没有询问原因。因为不用参与行动,我就多了与家人团聚的时间,让我感到更开心。”

    西瓦嘉南指出,他在警界服务36年,于2016年7月份退休,但他在退休前3个月便开始放长假。

    询及营地能容纳250人一事,他认为不合逻辑,直言该营地最多只能容纳百多人,无法容纳超过200人,而且据警方搜查发现,营地里的碗碟数量只有150个。

    他也说,由于这是警方第一次展开摧毁营地行动,因此没有任何标准作业程序。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