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故事】纵使生活有失望 勿忘自身梦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主题故事】纵使生活有失望 勿忘自身梦想

    张凯期(52岁,广告设计师) 初入社会:1983年 第一份工作:水喉安装 第一份薪水:日薪20至30令吉不等 第一份薪水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人生。张凯期是全职广告设计师,业余开设咖啡馆,他的成功是从日薪20令吉开始。

    对于资深职场人,影响工作的好与坏,往往和工作经历及能力攸关。知识、视野和人脉都足够的话,可以弥补自己不足的部分,这是成功给予坚持不歇的人的奖励。



    初出社会,别执着于薪水

    当其他人尚在象牙塔里织梦,初中三的张凯期他已经半工半读,沿户卖报纸,或是跟家人驾着货车南下推销自家的手工礼品。中五毕业后,他当学徒从零开始学习水喉安装,要爬上屋顶在大太阳曝晒下工作,偶尔也要做洋灰的工作。

    “虽然是劳力工作,但也学到了别人没有的经验,是刻骨铭心的经历。与其选高薪,不如选好的工作,即是自己喜欢,也可以学到学校里学不到的知识。”

    咖啡馆里有全职、兼职员工,张凯期说,他以“态度”择人而非“能力”。

    他说,谁都想要理想的工作和薪水,但现今环境僧多粥少,特别是新鲜人处于起步,从基础做起,累积经验才重要。“即使是医生也要经过实习,日后才有能力开诊所,首先管好自己的态度,先付出后问收获才是正确的。”

    常言道“经验之谈”,经验是胜任工作、取得业绩或表现的保证之一。“没有经验就去学,未必不是好事,而且每个人都是一开始工作薪水不高,抱着乐观态度吸收行业知识和技术,比高薪更重要。“

    “刚入职场别看钱”,张凯期说,要求高薪不是坏事,但要循序渐进,不是一步登天,而且也要看本身能做到什么。

    勇于挑战,实践实力

    ■郑爱薇(38岁,教育学院美术设计师) 初入社会:2005年 第一份工作:制作助理 第一份薪水:800令吉 2005年从拉曼大学广播系毕业后,郑爱薇的第一份工作是当制作公司助理。

    他建议新鲜人别执着在薪水数字上,反而职业发展才是重要的事情,能走在正确的路上,未来的钱可能要多出几倍。

    张凯期中学时期帮父亲做礼品批发,同时学习到礼品手工技术;由于是家庭式作业,他也需要设计商品海报。1997年父亲过世后,他和兄弟们继承生意,经验加上自己的眼光,把生意扩展,直至2004年兄弟们各自创业为止。

    2016年,他当广告设计师,业余开设Art Nature Cafe咖啡馆,给自己从零开始学习的机会:“我喜欢不断改变,不想只是做设计、企业形象、公司网页。另外,广告设计师经常到不同的咖啡馆谈生意,让我对服务业产生兴趣,之前也帮客户设计过店的规模,在某程度而言,开咖啡馆算是印证自己的实践吧!”

    他说,咖啡馆有全职和兼职员工,身为老板,他以态度择人而非能力。

    “有的是大学毕业生,有的是社会大学毕业,我不看学历,优先考虑学习态度好的人,不计较地做。坦白说,我会想要把这样的人留下来,甚至愿意用高薪聘请。”

    郑爱薇(右)曾在书局工作八年。

    回首职涯,张凯期的满足感来自自己的积极向上,即使中学半工半读,也不是大学设计系毕业,但凭着在工作中学习和进修,勇敢接下不同案子来挑战自己,自动追求经验累积,最终更成功创业。

    离开舒适圈,生活来点改变

    “那是小型制作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婚礼拍摄活动。所谓助理就是一脚踢的工作,拍外景时帮忙检查器材、拿着灯光照射,没外出就做vcd和dvd剪接、封面设计。有时候公司接到企业拍摄,也要兼做美术设计。”

    她回忆,当时制作助理薪水是800令吉,通过试用期增至1000令吉,扣除生活费、房租、十一奉献(基督徒把部分薪水奉献给教会)之后,她只能常吃印度煎饼,或啃面包、公司的饼干。

    郑爱薇(拿着灯光照射)第一份工作是当制作助理。

    “这是当时大部分制作助理的委屈生活,薪水低,还要超时工作。而且,当时公司收入不稳定,要求员工放假或是一周少做一天,以此减低公司成本。”

    九个月后,郑爱薇告别首份工作,蝉过别枝其他制作公司;虽然薪水调升几百令吉,但仍然无法维持生活,过后她又换了几份工作。

    书局行政助理、广告公司美术设计员、市场资产管理人员、网页更新及管理、撰稿、画插图……她的薪水随着每一次转职而上涨,但是钱只是之一,并不是唯一的考量。

    “制作助理时期的薪水,比我还未毕业前的工作薪水还要低,即使实现了梦想,但是生活压力好重,难以生存,不得不换工……不过,换工的原因有很多,不一定是因为钱。”

    应对中年危机,把工作做好

    “我在书局工作过八年,从行政助理被提拔到美术设计师,满受公司重视,但是长期忙碌,找不到工作目标和方向,也担心陷入舒适圈而变得害怕改变,所以最后离职,让生活来一点改变。”

    之后的几份工作也因为自己和公司的观点有鸿沟、公司禁止业余兼职、工作时间太长等原因而辞职。2017年,郑爱薇在一家教育学院担当美术设计师至今,负责学院广告、宣传册、表格等设计。

    问她是否满意现在的薪水?她笑说一般:“主要是希望公司不限制员工业余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已经在工作时间内做出公司要求的东西,甚至一人做三人份工作,如果利用业余时间发展兴趣都不被允许的话,这是很不公平的。”

    她的兴趣是插画,第一次个人插画展《彩虹下的约定》刚刚展出完毕。“同部门的同事知道我开展,但不知道领导层知道吗?如果因此违反公司政策而被禁止的话,我想我会辞职吧!”

    她不想放弃梦想。“我的梦想是念设计,但在大学里念广播系,毕业后过得不如意……尽管生活里有失望,我一直记住自己的梦想,因为我和上帝约定了要坚持创作,用恩赐(才华)去做有意义的事情。”

    14年职涯中,郑爱薇也和多数人一样面临过无数的挑战。当中,最大关键挑战是从青年进入壮年阶段的过渡期。

    “简单来说就是所谓的中年危机,每个人的状况不同,有的人不满意工作但又不敢换工,有的人觉得越来越老没有价值……我觉得,做喜欢的工作,并且把工作做好,是中年危机的应变之道。”

    报导:叶凤玲图:受访者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