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变出一只绵羊

当我说可以用任何颜色画上喜欢的动物时,她眼睛一亮,多望我一眼,仿佛有些迟疑。我点点头,示意没错,不必按照它们原来的颜色;只要觉得哪个颜色合适,就用哪个颜色上色。那是我们的第一堂课。她眼睫毛长长,皮肤白皙,害羞、安静,专注力强。

我们先学调色,挤出水彩,加几滴水,要调均匀哦!我说。她今年六岁,问她知道primary colors(原色)是哪些颜色吗?她点点头;让她把原色挑出来,她轻松办到。自行调配出secondary colors(二次色),橙、青、紫,也一样难不倒她。六岁的时候,我还在庭院里采摘野花野菜玩“masak-masak”哩!

我们把调配好的颜色涂到拇指上,用拇指轻轻在画纸上压印,画纸就像花园,渐渐有了好看的颜色。迹干后,我用黑笔在上边画了眉眼,一只猪与一只小鸡的轮廓,活了起来。提前准备好的一页示范画,没让她看。学前小孩有着最丰富的创造力,我不乐意进行干扰。要怎样才能激发她的创意,同时让她掌握一些绘画和上色技巧呢?

如果纯粹在创意上发挥,孩子的母亲说不定以为这名画画老师是个骗子,想混口饭吃。而在两者之间达到平衡,很有些伤脑筋。为了准备一堂堂画课,我花了好些心思,思索怎么才是有意义的画画课呢?也参考其他画画课程、画画教学书。最后决定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来执教吧!

她在青色拇指印画上绵羊时,我振奋极了!多可爱的绵羊啊,头额上挂着一朵云(那是毛发)。多么合适的颜色啊!绵羊放牧在草原上,白色毛发投影的,不正是绿草茵茵吗?我仿佛闻见清草香,从绵羊身上一阵阵涌出来。一只没有画上背景的绵羊,实际上与白云绿草融化一体了!

让他们自由发挥创意

起初,她不敢放胆画呢!是怕生,还是顾虑老师会责备呢?我说,“老师不看你,老师把头转开了哦,画好再告诉老师!”果然,她集中精神画起来。我偷偷一瞥,她专心致志的样子,烙在我脑海。她用拇指印变魔术,画纸上有了野兔、有了花猫……

当我和一名退休老师,——同样对画画感兴趣的水墨画班同学聊起此事,她握着驾驶盘的手差点就要提起来,与我击掌为快!车子微微一晃,偏离了车道又回到正轨。原由是这样的:日前她给三岁孙女画纸、颜色和笔。她对学前小孩学画,抱持跟我一样的理念:让他们自由发挥创意,别告诉他们必须这样、不准那样。

当她给孙女参考一张猫咪照片,并要求她随自己高兴,任意画出心目中的猫咪时,跃然纸上的小动物没有脸,一双大眼睫毛长长,嘴巴好像衔着一份美食,线条简洁有力,瞳孔发着蓝光,俨然一只猫瞪着赏画者,目光凛然。她那祖母以水果刻的印章,也乱中有序地盖在画上……

“太惭愧了!”同学说。“我作画时,怕这个怕那个;她无拘无束,画起来却很好看。”同学的画,实际上也画得好。她有书法功底,又是多年华文教师,文化底蕴、笔墨功夫,让她的作品不乏获得同学赞美、老师表扬的时候。只是,在孩子面前,我们都少了赤子之心的天真,也许画得很像很像或很美丽,却感觉不出想像力驰骋的超脱,黯然失色啊!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