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帅上任 他能否带FGV控股重见曙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帅上任 他能否带FGV控股重见曙光?

    (吉隆坡21日讯)FGV控股(FGV,5222,主要板种植)近年来历经风霜,从领导层风波、购地弊案,再到深受丑闻缠身且负债累累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简称联土局)影响,今年1月新上任、被视为“局外人”(outsider)的新任总执行长拿督哈里斯法兹拉接过这烫手山芋,又能否成功重振FGV控股?



    哈里斯接受财经周刊《The Edge》访问时指出,FGV控股过去面对了许多的打击,且没有履行合作、尊重、廉正、活力和积极5大中心价值,尤其在投资上并没有秉持“廉正”这核心价值,导致该公司遍体鳞伤。

    哈里斯法兹拉(小图)提议提升下游业务比例,将原棕油加工成食用油才销售。(图:彭博社)
    哈里斯法兹拉(小图)提议提升下游业务比例,将原棕油加工成食用油才销售。(图:彭博社)

    计划扩大下游业务

    从今年1月23日上任迄今未满100日,哈里斯被赋予高期望以带领FGV控股回到正轨。他说,他的关键绩效指标(KPI)包括了提振FGV控股股价和市值、降低公司负债率、脱售非核心资产、降低成本及落实反贿赂管理制度。

    “我们会在年底前落实反贿赂管理制度并取得认证,这是外界对我们的印象(贿赂和贪污)。我想说的是,我们的基本面依然强劲,且看好本财年负债率将可从上财年的0.75倍,降至0.68倍。”

    哈里斯指出,FGV控股目前的主力业务仍在上游业务,而且该公司生产的原棕油中有高达60%都是未经加工,以原产品形式出售的原棕油,只有40%原棕油是经过加工后,制成其他产品出售。

    “原棕油只能收藏大约3至4个月,之后游离脂肪酸含量就会开始提高,而买家看准这一点,便会藉此要求更高的折扣。因为,我们的榨油厂装满了棕油,且不停有越来越多油棕树鲜果串运往工厂。”

    “每当油棕园里的油棕果实已成熟,而榨油厂的油罐又已填满的时候,FGV控股便需要设法减少棕油库存,以优惠的价格将原棕油销售出去。这样一来,赚幅直然就会减少。”

    不满每年仅分得4亿 联土局恐与FGV控股解约

    联土局是FGV控股持股33.7%股权的单一大股东,按照之前双方订下的租地协议,FGV控股接管了联土局的种植地,并每年支付联土局一笔费用,涵盖基础费用2.48亿令吉,及15%利润分成,这项协议长达99年。

    可是在过去2、3年以来,基于原棕油价格每况愈下,联土局每年仅从FGV控股分得平均4亿令吉的收入,低于联土局预计的8亿令吉,引发联土局极度不满,而这笔钱主要用以管理和照顾垦殖民的利益。为此,联土局一直都有意重新检讨与FGV控股之间的租地协议。

    哈里斯指出,有关协议是在2012年签下,当时原棕油价格每公吨2800令吉。当时双方都认为原棕油价格不会跌破2800令吉,但如今价格已跌至1948令吉。联土局最后会否与FGV控股解约属该机构的权力。

    “但根据协议,联土局必须在解约的18个月前提前通知,并支付赔偿,最多可达数十亿令吉。”

    关闭使用率低厂房

    哈里斯指出,若将原棕油加工成食用油,便能将其保存期限延长至一到两年。

    “当我们把原棕油加工成另一种产品,就能成功保留该产品的价值,不需急着清货。”

    为此,他计划带领FGV控股增加下游业务比例,与该公司现有的联营公司深入研发油脂化学品(oleochemicals)和优质油。

    此外,哈里斯指出,他也打算解决旗下棕油厂使用率低的问题。

    “我们棕油厂的开销庞大,但使用率却很低。因此我考虑关闭一些厂房,将之转型为棕油果收集站,以减少运营开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