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国川《油棕有转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洪国川《油棕有转机》

    从90年代开始,我国兴起油棕业,全国各地的小园主纷纷砍掉种植多年的橡胶树,改种油棕树。油棕不但比较容易打理和收割,需要的人手较少,而且油棕的需求量和价格日益提高,成为不少郊区家庭的主要收入,也变成继石油后,国家第二主要收入。



    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一种天然资源可以永久的蓬勃下去,曾经在大马风光一时的锡矿和橡胶业就是很好的例子。

    近年来,印尼大量种植油棕,而且价格比大马便宜,自然吸引其他国家购买;欧盟计划杯葛油棕、产量过剩以及油棕果价格跌跌不休,许多本地油棕小园主一不留意,就发现自己陷入困境中。

    根据大马棕油局的数据显示,大马棕油出口市场中,欧盟25个国家占了12%,因此欧盟于去年6月决定,在2030年之前逐步开始在生物燃油之中淘汰棕油成分,对大马和印尼两大棕油出口国造成打击。

    棕油有营养

    欧盟杯葛油棕的主要原因,是不满棕油业需要大量砍伐原始森林,危害自然生态,令东南亚热带雨林出现危机的问题。可惜马印两国没有设法解决这项争议,只是一味抗议欧盟的歧视政策,或者不断寻找新买家。

    全球许多研究证明,食用棕榈油并不会提高血液中的总胆固醇或坏胆固醇的含量,相反的,它会提高好胆固醇的含量,降低心脏病发作的机会,可是大部分消费者对食用棕榈油观念停留在“便宜又大支”,更奇怪的是,别人说我们“破坏森林”,我们却回答别人“棕油有营养”。

    虽然原产业部长郭素沁费心费力去宣传红棕榈油的好处,甚至鼓励人民以首相马哈迪为榜样,每日喝一茶匙保养身心,可是国人每天只喝一小匙的话,又怎样能消耗数以吨计的油棕产量呢?

    包装成平民橄榄油

    我们必须承认,鼓励国人和棕油是具有创意,却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行动。只有郭素沁和少数人民代议士在镜头前喝棕油,在人民眼中始终是一场秀,你身边有人收到感召,而开始喝棕油吗?

    举世闻名的橄榄油的价格高昂,营养价值却不比棕油高多少,而且耐温度太低,不适合加热煮食,但是消费群体眼中却是地位崇高的食品,成就这项成果的最大因素是橄榄油出产国在国际间所做的教育宣传。

    原产业部想要棕油得到世人青睐,必须找来国际知名化验中心和食品安全机构来证实棕油对健康好处,把棕油形象包装成“平民的橄榄油”。

    原产业部也能和旅游部合作,在国外宣传大马旅游的同时,也一并告诉外国人棕油的好处,让人知道油棕树的犀利之处。

    既然政府一再强调棕油能降低坏胆固醇,减低心血管疾病风险,卫生部也能配合私人企业一同实验和制造保健品,让棕油也变成不输给鱼肝油的产品。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