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钱案◢ 区部主席:纳吉政治拨款 直接进个人户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SRC洗钱案◢ 区部主席:纳吉政治拨款 直接进个人户头

    (吉隆坡22日讯/更新于14:30)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控状一案的第9名证人,即巫统巴东色海区部主席阿斯马迪指出,他曾于2014年会见时任巫统主席纳吉,从后者取得5万令吉的支票,以协助落实该区部计划的拨款。



    阿斯马迪在接受莫哈末赛夫丁副检察司的引导供证时说,他于1995年至2018年期间,是一名教师,直至第14届全国大选,被选为吉打麻布莱(Merbau Pulas)州议席的国阵候选人后,才选择退休。

    证人指出,他是于2013年成为巫统巴东色海区部主席,并于2014年在纳吉位于吉隆坡太子世界贸易中心(PWTC)的办公室会见纳吉。

    纳吉一脸认真地步出庭外。
    纳吉一脸认真地步出庭外。

    证人说,他当时向纳吉诉说他首次成为区部主席的经历,同时也反映身为一名教师领导该区部所面对的问题。

    他说,纳吉随后给予他鼓励,并将总额5万令吉的支票交给他。

    阿斯马迪说,上述支票收款人上是写上他的名字,而他也将支票汇入本身的马银行户头,并在之后将有关款项,用作巫统巴东色海区部为学校及非政府组织筹划的活动。

    北根家建水槽花6.7万 纳吉管家发Invoice

    控方于周一在大约3个小时内,一口气连续传召了4名证人,以证明纳吉在大马伊斯兰银行的账户,曾支出多张支票给这些支票接收单位。

    此案第8名证人达勿,即沙迪拉企业(Syadilah Enterprise)承包商供证时说,他曾于2014年在纳吉位于彭亨北根的住家,进行水槽塔建造工程,工程总额为6万7000令吉。

    主控官莫哈末塞夫丁副检察司随后让证人查阅有关的付款通知单 。

    达勿披露,他也曾在纳吉住家维修冷气,电线和屋顶的工作,维修费为9540令吉,另外也维修屋子门把及厨房工作,维修费为760令吉。

    证人证实,所有付款通知单都是以纳吉在北根住家的管家再努丁阿都阿兹名义发出,而他也接获了总额为7万7300令吉的支票付款。

    面对沙菲宜盘问时询问,上述水槽塔建造工程是一项必要或是奢侈的工程时,达勿回答说,上述工程是有必要进行的。

    证人也证实,他曾分别于2015年及今年初,接受反贪会官员的问话。

    根据控方于上周四呈堂的支票记录,沙迪拉企业所获取的支票,是从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号码(2112022011906)发出,而该户头持有人是纳吉。

    第8名证人达勿出庭供证。
    第8名证人达勿出庭供证。
    第9名证人阿斯马迪(左)与旁人在庭外交谈。
    第9名证人阿斯马迪(左)与旁人在庭外交谈。
    第10名证人阿布塔利(左)一脸笑容面对摄影镜头。
    第10名证人阿布塔利(左)一脸笑容面对摄影镜头。

    巫统新山区部秘书 布城领3万令吉支票

    此案第10名证人,即巫统新山区部秘书阿布塔利供证时说,他于2015年2月,从时任首相办公厅首席机要秘书已故拿督斯里阿兹林手上,接获一张给巫统新山区部3万令吉的支票。

    阿布塔利供证时指出,他当时接获阿兹林的电话,要求他到布城的首相办公室领取支票,而他将此事告知巫统新山区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后,就到布城领取支票。

    证人指出,他从阿兹林手上获取支票后,就前往布城的马银行汇入该支票。

    值得一提的是,当莫哈末赛夫丁要求证人在庭内指认纳吉时,阿布塔利指向坐在被告栏的纳吉,并脱口而出说出一句“朋友,害羞什么”(malu apa Bossku),随即让严肃的公堂传来众人的一阵笑声,包括纳吉本人。

    根据控方于上周四(18日)呈堂的支票记录,巫统新山区部所获取的支票,也是从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号码(2112022011906)发出,而该户头持有人是纳吉。

    纳吉案审讯视频和抄本 严禁公开

    (吉隆坡22日讯)高庭今日提醒控辩双方,在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涉及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冼钱案中,任何与案件审讯有关的法庭录制视频和抄本(CRT),只供控辩方转为文字记录用途,禁止公开分享CRT或上载至社交媒体。

    承审此案的高庭法官莫哈末纳兹兰今早聆审控辩方,针对纳吉的前特别事务官依山加里尔日前在社交媒体,上传纳吉案件的审讯视频和抄本引起争议一事陈词后,作出此提醒。

    法官说,由于此事件已有人报案,法庭现时未能先判定此举是否构成控方所主张的藐视法庭,但强调若有任何逾矩之举,法庭不再提供审讯视频和抄本。

    法官也促请民众,不应该针对外泄的CRT作出具偏见留言(prejudicial comments),包括分析证据和证人,这可能造成法庭作出判决前,预先公审案件,进而构成藐视法庭。

    他说,最重要是泄漏视频和抄本课题,勿影响法庭的审讯。

    检控团队成员拿督希旦峇兰甫开庭,即向法庭提出上述事件,要求法官对泄漏视频和抄本事件采取行动,谕令禁止第三者未获法庭允准,在社交媒体上载该视频。

    他强调,有关视频仅供控辩方作记录用途,控辩方在任何情况皆不能传播、复制和转交给第三方,并坚称不是控方泄漏该频视和抄本。

    希旦峇兰续说,控辩方在签署“不转发和不上载承诺后”才能获得CRT。

    他认为应警告民众和网民,勿在未获得法庭允准下即上载该视频,避免藐视法庭。

    控辩方也因此课题,互相争执约半句钟,之后法官才作出提醒。

    纳吉的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则反对控方主张的藐视法庭之说,并指让其当事人检讨证据是一贯做法,未有犯错。

    纳吉审讯视频被公开 控辩方唇枪舌剑

    (吉隆坡22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涉及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冼钱案讯迈入第6天,被告纳吉如同往常般,在早上9时前抵达法面审。

    纳吉于今早8时52分,在数名随从陪同下抵达吉隆坡法庭,现场所见没有像上周般,有大批支持者在为场他加油打气,仅有零星数名支持者与他打招呼。

    纳吉今天身穿灰色西装,一脸严肃步入法庭大厦,之后乘搭电梯到5楼的刑事高庭面审。



    随后其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和律师团,以及控方的副检察团也陆续抵达,准备审讯工作。

    案件审讯于早上9时20分开庭,但控辩方针对纳吉的前特别事务官依山加里尔日前在社交媒体,上传纳吉审讯视频引起争议一事,各执一词。

    依山加里尔之后在面子书撰文指出,法庭进行审讯时,人们不可在未经批准下进行直播及擅自录制视频,但他上传的视频是由法庭官方摄像机所拍摄下,因此他的行为没有违法。

    摄影:杨美玲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