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枷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心里的枷锁

    吉打.郭翔丽 新民国民型中学



    她的心里在哭泣。书上说夜里望一望星空一切烦恼就会消逝不见,她试了,但一低头烦恼又会像魔鬼缠身一样束缚着她使她无法挣脱。

    欠钱还钱

    墙上那触目惊心的鲜红字眼像把利剑刺入她的心脏。她仿佛可看见她雪白的校服上染红了鲜血,就如墙上的字那般的鲜红。

    左心房的位置传来阵阵如撕裂般的痛楚,使她疼痛万分。

    眼泪早已像涌泉般奔流不止地从她的眼眶夺眶而出。她听见楼梯口传来邻居八卦谈闲的声音。“啊哟,肥嫂,你听说了吗?90号的好好先生竟然借上了大阿窿啊!听说是因为不小心染上了赌瘾。大阿窿早上时还上门找他呢,不过门被封得死死的,叫了屋里也没人回应。他们待了几个小时,见没什么动静,就离开了。走之前还泼了红漆呢!”,“十赌九输啊!真没想到啊!不知他的孩子接受得了吗?毕竟……”

    剩下的她什么都听不进了,因为的确她无法接收这样的事实。爸爸最近不寻常的表现像列车般在她脑海中闪过。电话响个不停却未敢接听,紧皱的眉头,变得暴躁的脾气,日夜难眠……这样一来,爸爸最近一切不寻常的表现都得到了解释。

    她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带着沉重的脚步进入屋内,然后立刻把门锁上。迎来的是妈妈泛红的眼眶,先是惊吓,后是悲伤。她环绕四周没有发现爸爸的身影。妈妈似乎预知到了她想问些什么。

    “爸爸说他出去拜托他的朋友和亲戚帮他逃过这一劫。夜深了才回来。”说完,眼泪又从那布满泪痕的脸颊再次落下。她不知该做些什么。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她像海上的船只一样,在那无尽的黑夜里,完全失去了方向。妈妈煮了碗面,让她吃了。今天的面咸了,不知是妈妈把盐放多了还是妈妈的泪都滴入面里了?妈妈让她做功课去。

    她摊开作业本,面对一题又一题的高数,心情更是错综复杂。她开始害怕,害怕自己美好平静的生活会就此受影响;她害怕一旦同学知道了,会以异样的眼光看待她;她害怕一群面目狰狞,手持巴冷刀的怪物,会闯入她家来,她害怕她害怕……就这样想着想着,泪就流了下来,泪干了又再流,流了又再干,就这样反覆着。

    不知不觉就在被泪水浸湿的床上睡着了。

    多么希望醒来以后,发现这一切只是一场恶梦,一场可怕的恶梦。恶梦里的她拚命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多么想让自己从恶梦中醒来,醒来后一切将会变成原来的样子,高高兴兴,开开心心的,但不管怎么捶打,她依旧醒不来。果然这不是一场梦。

    时钟显示凌晨两点三十分,她在这个时候醒来。

    肿胀的双眼,让她的眼睛有些睁不开。

    这时她听到门锁被打开的声音,一股寒意像她袭来,从脚底蹿到头顶。

    她把房门锁上了。她害怕得躲到了桌子底下,仿佛桌底下才是唯一能保护她的避风港。突然,听见企图要打开自己房门的声音!心脏更是一缩,呼吸变得更加急促,手心怕得直冒冷汗。

    不久,动作停止了,传来了爸爸和妈妈的对话。这时她才松了口气,混乱的思绪让她久久回不过神来。打开房门,只见爸爸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呆泄的样子,连她走近了也没发现。

    爸爸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仿佛老了十岁,那紧皱的眉头从她出来到现在没有松开过。当她开口想把心中的疑惑全都给掏出来的那一刻,我听见爸爸哽咽的声音,顷刻间,她看见泪珠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滑落。

    爸爸哭了。

    一向来在她心目中如此坚强的爸爸哭了。

    她总认为爸爸像钢铁人一样,不管面对什么样的难题,都可以将它化险为夷。但钢铁人哭了。即使是钢铁人,也有受伤的时候,也有需要包扎伤口的时候。一切的疑问像烟一般挥散而去。

    因为她不能做什么,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新一天的到了,并没有将昨天的恶梦结束掉,并没有为这一切画上句点。

    像昨日一样,爸爸一大早就出门了。今天没上课,是假期开始的第一天。原本计划着要到日本游玩,但一切就像泡沫般说没有就没有了。

    现在只希望能安安静静平平安安的过上日子。这要求看来也算是奢侈了。赫然,听见不断拍打门的声音,还有铁门企图被撬开的声音,我和妈妈紧抱在一起,内心都在祈祷着他们快点离开,千万不要破门而入。

    恐慌和惊恐这两兄弟早已爬满她们的脸孔。接下来的这几天,就这样的重复着,就如卡带一样。门上的锁从一个变两个,两个变三个,但却锁不住她们内心的恐慌。

    日日夜夜的祈祷着上天能为他们开一扇门,让他们能逃离这样的生活,不要天天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

    夜里连盏灯都不敢打开,她和妈妈只能在那黑暗房间里相拥而哭。人们常说天上住着法力无边的天使,弹之间你所想要的东西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请问可以让时光倒流,让爸爸不要做出这样的选择吗?”

    她的心里在哭泣。书上说夜里望一望星空一切烦恼就会消逝不见,她试了,但一低头烦恼又会像魔鬼缠身一样束缚着她使她无法挣脱。

    人生没有一味的苦,她相信这句话。

    上天似乎听到了他们日夜的祈祷,所以决定为他们开一扇窗。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爸爸买了她最喜欢的炸鸡套餐回来,告诉他们他已将债务还清,以后可以光明真大的生活了。

    那一天应该是最幸福的一天,她和妈妈高兴地抱住爸爸。在爸爸壮实的肩膀后,仿佛传来了幸福的声音。一个简简单单的套餐, 却让家里洋溢着这么久以来前所未有的愉悦感。

    “多么感谢,幸福生活能回来,我们能回去。” 她心里默默地感激着。

    殊不知,这件事已在她心里最深的位置,上了锁。

    愿谁都不要再去打开它……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