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涉杀女雇主命案◢ 亲见爱妻刀下亡 丈夫怒吼:“我要杀了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女佣涉杀女雇主命案◢ 亲见爱妻刀下亡 丈夫怒吼:“我要杀了她!”

    (新加坡24日讯)亲见妻子在自己面前断气,女雇主的丈夫在洋房大吼:“我要杀了她!”,小儿子赶回家后,也气得一拳揍向女佣。



    “女佣涉杀女雇主命案”昨午续审,控方提呈死者萧金珠(59岁)家人的书面证词,揭露案发时洋房曾传出死者的惨叫声,死者的媳妇有听到。丈夫有可能也是闻声而至,冲上2楼找妻子。

    《联合晚报》报导,命案发生于2016年6月7日晚上8时32分左右,地点在直落古楼H巷一个半独立式的3层楼洋房内。

    印尼籍女佣达里雅蒂(26岁)被控谋杀,罪成将被判处死刑。被告也另外面对一项企图谋杀死者丈夫王添顺(59岁)的控状。

    被告面审时蓄着一头短发,神情镇定。(档案照)
    被告面审时蓄着一头短发,神情镇定。(档案照)
    女雇主萧金珠全身中98刀,其中脖子与头部有78道刀伤。(档案照)
    女雇主萧金珠全身中98刀,其中脖子与头部有78道刀伤。(档案照)

    小儿子王伟豪(37岁)的书面证词揭露,他在案发晚上8时多接获妻子来电,得知母亲被女佣攻击。

    “我赶回家后,看到女佣满脸鲜血坐在洋房前面,父亲则绝望地看着地板。他接着告诉我,女佣冷血地用刀子杀了母亲。”

    王伟豪听后,当场一拳朝被告揍下去,旁边警员见状,赶紧把他拉开。

    他也说,在被告被押在洋房前面,等候被警方带走之前,父亲不时生气地看着女佣。当时父亲上身没穿衣服,手臂和脖子都在流血。

    他也记得父亲反覆生气地大喊说:“我要杀了她!”

    控方将在下一阶段的审讯中,传召死者的丈夫与另一名女佣哈雅蒂上庭供证。

    审讯昨午告一段落,今年8月中续审。(部分人名译音)

    1个月前就动了杀机

    首名警员赶抵案发现场,满脸鲜血的被告辩称,女雇主不满她烫的衣服,一气之下从床底抽出刀子攻击被告,她是自卫杀人。

    首名在当晚8时55分左右赶抵洋房的警员罗斯兰供称:“我一到现场,就听见喊叫声和哭泣声,被告坐在洋房前院,满脸是血,双手被扎带捆绑住。”

    他供称,被告指女雇主不满她所烫好的衣服,从床底下抽出一把刀子攻击她,把她的头推到水槽中。被告也央求罗斯兰帮助她。

    但根据控方的立场,被告在案发一个月前就动了杀机,在日记中说明要杀害女雇主。

    心理卫生学院的报告指出,被告案发时患有适应障碍症(adjustment disorder),但不算是严重的精神问题,也不影响其判断力。

    洋房各角藏凶器

    案发后的几个星期,家人陆续在洋房不同角落,找到被告之前所收藏的“凶器”。

    控方指出,案发前一周,被告开始在洋房2楼藏好至少3件武器,包括两把藏在卧房衣柜和厕所的刀子,以及一把藏在2楼书房旁边的铁锤。

    小儿子在书面证词中指出,案发当天,父亲发现找不到家中常用的铁锤,他问了两名女佣,两人则声称不知情。案发5天后,哥哥终在2楼书房旁边找到铁锤。

    约3周后,父亲则在母亲的卧房衣柜里找到一把属于大哥的刀子。大哥本来把刀子收藏在床边的抽屉里。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