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钱案◢ Ihsan Perdana户头转账数额 控辩方再争锋相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SRC洗钱案◢ Ihsan Perdana户头转账数额 控辩方再争锋相对

    (吉隆坡24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SRC7项控状案”续审,控方第21名证人,即大马银行拉惹朱兰分行女经理乌玛迪薇证实,她曾收到纳吉的授权信件,委任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前董事经理聂法依扎为管理其银行户头的授权人,包括领取支票簿与户头结单。



    她也证实,她接获聂法依扎发出指示给大马银行,代他保管纳吉的支票簿和户头结单。

    乌玛迪薇在供证时证实,纳吉在2011年1月至2015年3月期间,在该分行开设并关闭5个户头,包括4个来往户头和1个储蓄户头。

    第20名证人罗莎雅(右)面对镜头时,态度大方。左边那个应该会是之后的第21证人。
    第20名证人罗莎雅(右)面对镜头时,态度大方。左边那个应该会是之后的第21证人。

    她指出,该储蓄户头是在2011年1月18日开设,其中1个来往户头是在2011年1月13日开设,2个户头同样于2013年8月30日关闭。

    “当时该储蓄户头余额是1243万6711令吉;来往户头余额是82令吉。”

    她说,其他3个来往户头于2013年7月31日开设,2015年3月9日关闭。”

    指示转账

    另外,乌玛迪薇在接受主控官苏海米副检察司引导供证时指出,她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期间,曾接收到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指示,将5000万令吉转账给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

    她指出,该指示函是由聂法依扎和拿督苏柏撰写与签署。

    她说,SRC国际公司曾于2014年12月24日汇入4000万令吉给Gandingan Mentari,并在2015年2月5日与6日,各汇入500万令吉给后者。

    她说,Gandingan Mentari于2014年在该银行开设1个来往户头,签署人为聂法依扎和拿督苏柏。

    她补充,在2人指示下,Gandingan Mentari在2014年12月24日,转账4000万给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

    逾328万汇2信用卡银行户头

    乌玛迪薇证实,位于吉隆坡拉惹朱兰路的大马银行分行,曾于2014年11月8日接获聂法依扎的指示函,以从纳吉的银行户头,将328万2734令吉16仙,分别汇入2个信用卡银行户头。

    她指出,上述款额中的44万9586令吉95仙,已汇入了一个威世(Visa)白金信用卡户头;另外的283万3147令吉22仙,则汇入了一个万事达(Master)白金信用卡户头。

    不过,乌玛迪薇并没有披露上述信用卡户头是属哪个单位。

    根据本案审讯的首名证人,即公司委员会副注册官阿克马鲁丁的供词,聂法依扎是其中一名持有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股份的人士。

    发14张支票逾727万给各单位

    乌玛迪薇也证实控方于上周四(18日)呈堂的支票记录,显示纳吉的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账号(2022011906)曾于2015年,发出14张支票总额727万2714令吉给各不同单位。

    这些单位包括Vital Spire私人有限公司(24万令吉)、Zulqarnain & Co(250万令)、策略运用中心(CENSE)(30万令吉)、敦阿都拉萨爱心之家(40万令吉)、林顺平(23万8914令吉)、ABS Trend Master 私人有限公司(10万令吉)、阿斯马迪阿布塔利(5万令吉)、玛妮莎(1万3800令吉)、沙巴民统党(100万令吉)、阳光私人有限公司(100万令吉)、沙迪拉企业(7万7300令吉)、MOZ(马)私人有限公司5万6500令吉、柔佛州巫统区部(30万令吉)及槟城巫统通讯局(100万令吉)。

    第18证人:充国防合约付款 律师事务所接250万支票

    此案第18名证人,即律师阿斯拉夫证实,Zulqarnain & Co律师事务所曾于2015年2月2日,接获一张250万令吉的支票,作为一个国防合约的付款。

    阿斯拉夫供证时说,他在1996年至2017年是Zulqarnain & Co的合夥人,上述支票是他从其客户,即著名企业家哈比布拉曼手中获取。

    “我是哈比布的私人代表律师,当时他告诉我,将会获得一个国防合约付款的支票,要求我收取有关支票代他处理。”

    他说,在他取走5万令吉律师费后,就在哈比布要求下,将剩余费用付款或开支票给哈比布的妻儿与指定的人。

    询及是否知道有关支票来源时,证人表明不知情,并指两人相识已久,且对方是著名企业家,因此他并未过问此事。

    据控方于上周四(18日)呈堂的支票记录,Zulqarnain & Co所获取的支票是从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号码(2112022011906)发出,该户头持有人是纳吉。

    第19名证人是联昌银行Plaza Pantai分行支票清关部副高级经理艾伯特,他证实,有1张在2015年支付给Zulqarnain & Co的250万令吉支票,已被存入该银行。

    要求Ihsan Perdana公司账户文件 控辩方各执一词

    控辩双方周三针对控方第20名证人,即艾芬银行电子汇款处理职员罗莎雅,是否应该出示更多有关SRC子公司,即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的银行账户交易文件,各执一词。

    罗莎雅供证说,Ihsan Perdana在该银行的户头,分别在2014年12月24日,收到4000万令吉汇款;2015年2月5日和6日则各收到500万令吉汇款;款项是由Gandingan Mentari的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所支付。

    资金汇给不明单位

    然而,辩方律师哈温德吉星较后在盘问证人时,指控方只列出3项交易记录,但根据他所获得的资料显示,Gandingan Mentari于2015年4月9日至2016年12月期间,另转账了5300万令吉给Ihsan Perdana。

    “上述3项交易总额实为5000万令吉,指控说4200万令吉汇入纳吉户头,另外800万令吉的资金汇给了不明单位。

    “此外,(Ihsan Perdana银行转账记录)涉及金额实际为1亿300万令吉,惟另外的6100万令吉资金却去向不明。

    “SRC和Gandingan Mentari当中有一些人进行可疑业务,来自SRC的资金流入其他单位,但不知道谁是最终的收款者。”

    因此,辩方要求证人提供更多相关的转账交易文件。

    但主控官拿督希旦峇兰副检察司提出反对,表明此案是针对7项涉及SRC4200万令吉的指控,其他资金去向与本案无关。

    法官莫哈末纳兹兰最终只批准让辩方,要求罗莎雅提供Ihsan Perdana于2014年12月发出的800万令吉支票影印,以显示有关款项去向。

    沙菲宜疲累要求休庭

    冗长的审讯,律师也受不了,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要求法官在下午5时休庭,但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反对,最终法官谕令审讯延长半个小时,至下午5时30分。

    沙菲宜指出,既然证人乌玛迪薇周四将继续供证,建议在周四续审。

    “休息一下是好的主意,或许我们当中有人需要见到日光(daylight)。”

    此话引起法庭内哄堂大笑。

    汤米汤姆斯却指出,这是一场耐力的考验,司法正义需持续下去。

    “证人还在证人栏内。”

    沙菲宜反驳说,证人也许已经疲累,法庭内的人士也或许需动一下筋骨。

    “我想要有我的时间,我不希望只困在法庭内。”

    他说,庭内一些人可能也有庭外的生活和事务需要去处理。

    另外,沙菲宜也在下午4时左右,要求法庭暂时休庭。

    “我不知道证人(感觉)如何,但我感到疲倦和乏味。”

    最终,法庭批准短暂休庭。

    北根包巴士 80铁粉到法庭力撑纳吉

    (吉隆坡24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4200万令吉控状一案于进入第8天审讯,纳吉今日又获一批约80名来自彭亨北根的支持者前来声援,比上周的支持者多出一倍。

    纳吉于早上8时50分抵达吉隆坡法庭大厦时,获得大批支持者在场等候,而纳吉也逐一和大部分支持者握手,以示感谢他们到场支持。

    该批支持者分别乘搭2辆巴士,于今日凌晨1时从北根出发,并在早上8时抵达吉隆坡法庭,为纳吉声援。

    纳吉今日身穿卡其色西装,乘坐黑色宝腾将相轿车抵达法庭大厦。

    摄影:王彬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