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非礼勿“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非礼勿“拍”

    纷纷扰扰了1周,笔者还想谈安心德士偷吃事件。但笔者要谈的不是安心,不是偷吃也不是德士,而是偷拍的举动。



    手机也好,单眼数位相机也好,车内摄录机也好,我们可以从3个层面来看这拍或不拍的问题。

    现在已是人手一机的时代,就以手机为例:首先,手机在你手里,而手机有摄像功能,所以你可以随手拍摄身边的人事物,那是技术层面的问题。

    手机在你手里,而手机有摄像功能,该不该随意拍摄身边的人事物,包括在被摄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那是道德层面的问题。

    第三,手机在你手里,而手机有摄像功能,是否有权随意拍摄身边的人事物,尤其是当被摄者没意识到有镜头对着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被拍的情况下进行偷拍?又是否有权把偷拍到的影音图像发布出去?那是法律层面的问题。

    很多人会把这3个层面的问题看作3色奶茶,搅一搅,混为一谈。

    然而,技术上可以做到,不等于道德上该做;法律上没清楚说明不能做,也不代表就能肆无忌惮地做。

    个人隐私无保障

    安心偷吃事件里,德士司机用车内摄录机拍下两人在后座亲热的场景,那是技术上的问题;德士司机该不该没有知会当事人就进行摄录,还公诸于世,那是道德上的问题;而究竟这些举动算不算侵犯个人隐私权,则是法律上的问题,也是我国最薄弱的一环。

    同为前英国殖民地的香港,早在1995年就已制定“个人资料(私隐)条例”,并多次修订,同时成立专员公署负责办理申诉,以便更好地保障港人的隐私权。

    反观我国虽然有2010年个人资料保护法令,用以管制商业交易中的个人资料处理、使用及储存等政策和程序,却迟迟未有任何保障隐私权的相关法令。

    许多网民认为在公共场合卿卿我我被偷拍实属活该,更是反映出国人缺乏隐私权的相关概念,遑论尊重别人的隐私了。

    自律他律 双管齐下

    德士可以安装摄录机,笔者甚至鼓励国内所有德士及电子召车司机自行安装,或是德士公司承担一半的安装费。

    皆因笔者常听电子召车司机抱怨,指公司过度地以客为尊,只要接获乘客投诉,就会不分青红皂白给司机发出警告。要是有录影存证,那司机至少还有辩驳的机会,不会口说无凭、死无对证。

    前提是,德士司机有责任提醒乘客有在进行摄录,车内摄录机也仅能用在保护个人安全与权益,或是维护公众利益的用途上,而不得用作其它目的。

    如此一来,德士司机既可安心地工作,乘客亦毋须操心自己的一举一动或糗态哪天会忽然在网上被疯传开来。

    尤其当槟岛已开始装设备有人脸识别功能的监控摄像机,加上我国正逐渐转型为无现金社会,厘清市井小民和消费者的我们究竟享有多少隐私权,政府与商家又是否有权擅自搜集个人资料和数据、可把所收集到的数据用作什么用途等问题,显得尤其重要。

    尊重个人隐私,不该只停留在道德层面上的约束及宣导,政府该透过立法,确立隐私权的地位与权限,以及侵犯隐私权的处分,将管制范畴延伸至私人用途,以给予国人更全面的保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