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欣儒:语言规范化路遥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杨欣儒:语言规范化路遥兮

    谈语言规范化,必须从4个方面着手:文字、语音、词语和语法。



    马来西亚教育部自1985年开始在小学逐年推行简化字与汉语拼音,所以文字这一块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因为大陆出版的词典就是标准,字体规范与否一目了然。只是一些参看台湾辞书的会经常被误导,例如“烟”“搜”等字台湾是正体字,而大陆却是“烟”“搜”的异体字,即不规范的字形。

    此外社会用字出现混乱现象比比皆是,自造简体字、书写错别字等现象相当严重。至于语音,它与电台、电视台和学校有比较密切的关系。这些媒体与学校必须注重语音规范化。语音问题也比较容易处理,因为大陆的辞书注音都是规范的,包括轻声与儿化。

    语法这一块,有需要靠学校的华语老师推动。由于本地华裔的华语深受方言的影响,所以经常有方言式的华语出现,例如:看没有(看不到)、买多一件(多买一件)、吃给它完(吃完它),给钱他(给他钱),等等。

    须由学校做起

    语言规范化最难处理的是词语。一种是方言词语的污染,例如一“粒”西瓜(一个西瓜)。另一种是外国译名,本地媒体有的跟台湾香港的,有的根据大陆的,例如美国前总统雷根(大陆是“里根”)、寮国(老挝)、纽西兰(新西兰)。还有一些科技术语,两地的译法也有分歧,例如磁碟(磁盘)、软体(软件)、程式(程序)。中国的“兆”是“百万”,可我们和台湾的“兆”却指“万亿”。这些词语是比较棘手的问题,因为没有统一。一些叠床架屋的词语也屡见不鲜,例如“最高元首”,“元首”本来就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何来“最高”?至于本地特有的词语,例如华教、华小、组屋等并不存在规范不规范问题。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曾经公布一些词语,获得本地媒体的配合并采用,例如“令吉”“亚庇”“布城”“登嘉楼”。不过一些译名并未获得广泛的支持,没有根据《华文译名手册》,例如我们建议的“罗杂”(rojak),由于小贩的文化水平不高,仍然我行我素,采用“罗惹”“罗也”“罗牙”等。

    马来西亚的华语不是官方语言,不像马来语,有语文局监督民间使用,包括广告招牌。中国在2001年1月施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其中第三章“管理和监督”明文规定“城市公共场所设施和招牌、广告用字违反本法第二章有关规定的,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予以警告,并督促其限期改正”。这方面,我们做不到。

    华语规范化工作须由学校开始,媒体配合。经常有老师指出她们所教导的词语和本地华文报大相迳庭,很难和学生解释。所以我就在本专栏里回答了老师的部分教学问题。今后老师若还有教学上的问题,欢迎在我的面子书上提出讨论。华语规范化工作非一朝一夕的,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遥远。希望大家共同努力,让语言规范化工作稳步发展下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