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铁新协议 没赠地中国 达因指纳吉质疑没根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东铁新协议 没赠地中国 达因指纳吉质疑没根据

    (吉隆坡29日讯)东铁计划的新协议,涉及赠送土地给中国?首相特使兼前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严正否认,并反挑战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提出证据。



    纳吉早前质问,东铁计划是否有附加协议,提供中国交建数千英亩土地,作为削减成本的交换条件,达因直斥,这番言论并不合理,甭说数千英亩,就连一英亩的土地都没给。

    “我们为什么要提供免费土地?为了什么?你必须证明我们赠地,因为土地并不隶属中央政府,土地是州的事务,你要去问州政府。”

    达因直言,既然纳吉来自彭亨,理应去询问彭州政府,有没有这回事?

    “实际上彭州大臣今早(4月25日)拜访我,他也对东铁复工表明很高兴。一旦中央政府完成这些后,州政府职责是引入投资,制造工作机会,确保所有人从经济活动中受益。”

    达因强调,若中国交建有兴趣投资铁路沿线地区,就须与大马投资发展局及州政府合作,并需通过正常程序取得批准,并没有任何捷径或优先。

    “我们欢迎所有公司参与投资,所有人都需经过同样程序。”

    达因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时,披露了东铁计划的谈判详情。
    达因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时,披露了东铁计划的谈判详情。

    中建愿承担
    象征信任大马

    询及中国为何同意与大马承担营运成本,达因指出,这是中国愿意承担的义务,显示两国是可以一起承担,坦诚相待的友好伙伴。

    他说,基础建设计划一般都需要一段长时间,才能收支平衡或转亏为盈,因此谈判才会涵盖首20年,联合承担管理、营运及维修(MOM)的协议。

    “在原本的协议中,大马需自行承担所有的MOM费用。”

    达因认为,中国交建同意共同承担,证明他们信任及投入东铁计划。

    “这也将让中国交建及其他中国投资者,研究可刺激东铁的其他投资,因此不久后中国投资商可能宣布铁路沿线的全新计划。”

    增购棕油
    没列谈判条件

    达因坦言,他也希望中国透过东铁新协议,向我国购买更多棕油,但这并不涵盖在协议中。

    “这(棕油)是私人领域,与东铁毫无关联。”

    “除了共同承担管理、营运及维修成本(MOM)的备忘录,并没有其他条件配套;在此备忘录下,双方共同承担MOM费用,若有亏损也是一同承担,但若有盈利,大马可获80%分红。”

    他解释,若一年的MOM高达4亿令吉,如今大马只需承担2亿令吉,中国交建则承担另2亿令吉,20年后,将可为我国省下40亿令吉。

    “所以即便棕油没有纳入谈判,我们省下的钱已可视为巨大成就。”

    中国体谅大马财务困境

    希盟政府在509上台后,大刀阔斧砍下多项中资计划,中国起初会否感到愤怒而拒绝谈判?达因笑说,中国并不是容易动怒的人,并也体谅我国的财务困境。

    “当我们与他们展开谈判,他们也态度良好地说,这是两国之间的有效协议,所以我们必须承认;我说是的,我们也想承认此协议,但我们必须认同这是公平协议──就大马而言,这并不公平。”

    达因是在受询及马哈迪曾大力反对东铁计划,会否加剧谈判难度时,这样指出。

    “我们都曾是东铁的强烈批判者,别忘了开始谈判时,东铁的成本是667亿令吉,加上希盟接任政府时债台高筑,你就可理解首相为何如此反对东铁。”

    达因坦言,对中国政府而言,此协议是由我国政府签署,但新政府也意识到其高风险,且成本非常昂贵,因此耗费了很长时间说服中国政府。

    “简单比喻,试想想你接管一个生意后,发现前业主要兴建10亿令吉的房子,而你却仍拖欠银行100亿令吉,难道你不会想取消吗?中国理解我们的处境,并开放谈判。”

    最棘手维持协议达双赢方案

    达因指出,谈判最大的挑战是在原有协议的框架下,达致双赢解决方案,同时确保不会负面影响马中关系。

    他说,中国是共产党国家,所以党和企业属于一体,谈判也变得十分复杂。

    “首先我说,我们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们就谈谈如何解决吧!当我们持续谈判,我们可以理解彼此;一旦信任建立了,就简单多了,我们可互相了解对方立场。”

    达因承认,东铁计划的谈判过程并不简单,且必须微妙及谨慎行事,因此谈判工作需耗时9个月才完成。

    他说,谈判工作是从2018年7月启动,至2019年4月完成。

    他透露,两国都有谈判的工作小组,并在吉隆坡及北京开会。

    “谈判小组是跨机构的,另有4个涵盖各部门、机构及大马铁路衔接公司代表的小组。”

    郭鹤年没参与东铁谈判

    “郭鹤年是我的好朋友,但资政理事会并没有参与东铁谈判。”

    众所周知,长期在中国经商的大马首富兼资政理事会成员郭鹤年,与中国关系良好,但达因否认郭鹤年涉及谈判。

    “我与他一直都保持联系,他是我的世交,我也探访过他几次;但他没参与东铁谈判。”

    达因强调,他受首相委任为特使,首相也交代他需特别谨慎,就像马来谚语所言,像是从面粉中拉出头发(Seperti menarik rambut dalam tepung),必须小心确保头发不会断去。

    他也说,他自1981年开始谈判工作,曾与美国、英国、澳洲、日本及东协多个国家交手,早已习惯了。

    “谈判需要外交手腕,你必须非常圆滑、谨慎和考虑周到,最重要是必须建立信任和良好关系。”

    达因坦言,他过去曾与中国政府交涉多年,熟悉中国的想法及运作,中方也理解其风格及手法,因此双方已存在互信。

    询及如何评价自己的表现,达因则谦虚道,这交由他人评价。

    达因(中)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后,与采访团队合影,左起为普通组记者沈燕玲、高级记者黄治振、执行总编辑林明标及财经组记者叶爱云。
    达因(中)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后,与采访团队合影,左起为普通组记者沈燕玲、高级记者黄治振、执行总编辑林明标及财经组记者叶爱云。

    票价料低于300令吉

    人人关心的东铁票价,相信将少于300令吉。

    达因指出,原计划成本为665亿令吉,专家当时评估票价会高达500令吉,随着成本削减三分一,因此票价肯定会降低三分一至约300令吉,并胥视政府会否提供补贴。

    “现在造价降低至440亿令吉,逻辑上票价也会降低。”

    他强调,政府一般上都会为国内铁路服务提供补贴,若政府要鼓励更多人乘搭东铁,将提供更多补贴。

    询及合理票价为何,达因没有正面回应,仅说交由政府决定。

    针对纳吉询问中国交建会否获政府豁免销售与服务税,达因则说,这交由财政部回应。

    不解为何巫统诬蔑影响国安

    针对纳吉指中国参与经营东铁,恐引发国家安全隐忧,达因强调,这只会混淆人民,他也不解纳吉到底在不满什么。

    “我们都是很简单、直截了当的人,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我们是去谈判东铁,并把削减成本的成果带回国,所有人应感到高兴,却有人不高兴。

    “是他(纳吉)开始这项计划,现在我们把成本削减,他却说这不好!逻辑在哪?我们延续此计划并减价,他为什么不高兴?”

    达因促请纳吉别混淆人民,如果是对国家有利的就应说好,如果不好才说不好。

    他也要求纳吉回应,是否忽略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EPU)的反对,以及在任时究竟派出政府代表,或个人特使与中国谈判。

    他打趣说,目前全世界都对东铁计划的新协议赞好,只有巫统在吵。

    至于会否与纳吉见面厘清这些细节,达因坦言不必,“因为纳吉自己非常清楚。”

    独家专访:首相特使敦达因
    独家报导:林明标、黄治振、沈燕玲、叶爱云
    独家摄影:李文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