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 ,我轻轻告诉你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你来 ,我轻轻告诉你

    彭亨.戴爱蔚



    或许有一天,我到了耳顺之年,连我自己也不记得这份回忆了,但我知道,时光它记得。

    天空没有阴郁,是我的世界无端开始了一场阴郁。有时候一场失败,它推翻的不仅仅只有努力,还有信仰,为之奋斗的信仰。人们都说,事情往往重于过程,而非结果。

    但我知道,结果就是结局。

    是啊,人生怎么会有那么多无能为力的时刻,明明拼尽全力,却还是一败涂地。

    我就像那颗轻微腐蚀的苹果,终有一天会由内而外的溃烂发臭。岁月嬗递,多少个束手无策的时刻,我总在想就这样吧,不要再挣扎了,真的,我已经太过疲惫了,连喘口气都是负荷。

    可是就这样放逐自己吗?真的就这样了吗?会不会有一天我流浪到世界尽头,再也找不到归途?

    你来,我轻轻的告诉你,关于我的世界。

    我经常会让自己坠落在一个连一丝光亮都没有的地方。

    只有在这样一个没有光明的地方,我才能看见自己的卑微弱小,我才敢去听见自己的懦弱害怕,就在这样一个连呼吸都沉重的地方里,我才能鼓起勇气去看看我身上的抓痕我的不足。

    如果还有机会,我不想再这样活了。

    但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圆,逃不开生命的本质。

    我不想成为鱼,纵使它有辽阔无垠的深蓝海水,我也不想成为飞鸟,即便它有自由的双翼,它终究还是被禁锢在一片苍穹之下。

    到头来我还是想成为我自己,那个自己觉得一无是处的自己。

    你来 ,我轻轻告诉你,她走了之后我的世界。

    我依旧过得很好,下雨了有属于自己的屋檐,天热了有解暑的椰子水,我只是觉得有些孤独罢了。

    我在梦里的最深处多少还是能抓到她的影子,多少个深深浅浅的梦里,美梦噩梦我都能找到她。

    纵使她离开人间那么久,那么远,岁月可以模糊一个人的样子,一个人的情感,它只是很难抹去我心里的那份回忆。

    或许有一天,我到了耳顺之年,连我自己也不记得这份回忆了,但我知道,时光它记得。

    你来,我轻轻告诉你,关于我。

    我们的生活里热闹太多,有许多人都是张牙舞爪的,也有许多人是开朗乐观,更有许多人悲观抑郁。但我是被寂寞了的那个人。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