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固打制不顾马来人感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固打制不顾马来人感受》

    大学预科班维持九对一的固打制,应对非土著不满的方式是增加过万学额。教长数学好得很,如此土著学额增加13500,非土著才增加区区1500。教长要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马来同胞的感受!



    建国逾一甲子,“扶弱”还是政策的主旋律。想像一下,你今年60岁,还天天顶着炎阳站在路边卖炸香蕉。你90岁的阿爸还没升天,依旧对你不放心,硬是要陪着你一起卖炸香蕉。你不能说不呀,当初开档的本金是阿爸给的。阿爸天天在你耳边念:”仔啊仔,你天生孱弱,你的儿子也是弱者,你儿子的儿子也是弱者,所以我要顾你们顾到120岁才行呀!”

    如果你真是炸香蕉阿公,有这样的炸香蕉太公天天为你洗脑,有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你自己以至你整个家族还能挺起胸膛做人吗?更吊诡的是,如今炸香蕉阿公收档时,是坐崭新的Benz回家的,阿公其实不弱。

    就是跟以前一样

    固打政策可从多角度去拗:土著占七成人口,所以分配七成资源;也可说都是马来西亚人,入学应以成绩为标杆。不管什么角度,我同意敦达因所说,马来人必须富强,马来西亚才会富强,你总不能让国家的七成人口处于弱势。让更多土著进入大学,就会变强吗?不一定,但至少能有多一些机会,然而这个机会又会持续被炸香蕉太公般的政策抹杀。

    所谓“鲶鱼效应”,背后的故事是渔夫要把沙丁鱼活着运回港口,必须在鱼获容器中加入天敌鲶鱼,让沙丁鱼不能懒惰的呆着,如此激发沙丁鱼的求生本能。入学是一回事,成功与否还得看从求学到工作的过程中,是否有机会和其他人公平竞争。学府内有特别“优待”、放宽对于毕业成绩的要求吗?要进入国营、上市公司工作,不成文的固打潜规则依然存在吗?马来人要更进步(其实已经进步了),需要的不是终生护航,而是竞争。而目前在我们的社会鱼缸里,沙丁鱼和鲶鱼之间始终隔着玻璃,沙丁鱼天天看到鲶鱼,却非常清楚鲶鱼伤不了它半片鱼鳞,就不必太拚命了。

    好啦我错了,教长马智礼“争唔落”,之前一直对他心存希望,然而传说中的教育改革久久未见端倪。对于百年树人的大业,我并非妄想一年内有大跃进,但期待至少看到大蓝图,让人民知道教长这边为低年级废考、那边设立图书馆的零星动作,其实是为了某个远大的方向。如今这远大的方向,总算让我看到了,它就是──跟以前一样。

    炸香蕉太公实在不顾炸香蕉阿公的感受,也没有照顾阿公和后代的未来。非马来人有什么好感受的?一切照旧,不是早习惯了吗?原来我们才是沙丁鱼,在鲶鱼面前,我们好好当生命里旺盛的沙丁鱼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