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因:现阶段可减过路费 废收费站需10至15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达因:现阶段可减过路费 废收费站需10至15年

    (吉隆坡3日讯)前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认为,政府或需要耗时10至15年,才能废除大道收费站;但他认为,政府现阶段还是可以减少过路费。



    “我认为,大道过路费可减少。我们已完成有关研究,现在是部长的工作,就让他探讨此事。我想迟些他就会有所宣布。”

    他接受《中国报》专访时说,人民每天经过收费站都需花费不少,若可稍微减少过路费,将让人民高兴,同时减少交通费。

    询及政府是否不可能废除大道收费站,达因说,虽然无法立即达成,若要是政府废除大道收费站,那应该可在10至15年内达成。

    达因就国内议题,侃侃而谈发表看法。
    达因就国内议题,侃侃而谈发表看法。

    必要食品应降价

    另外,达因指出,一些必要的食品如蔬菜、水果和鱼的价格应下调,因为中间人已经从中捞取太多利润,导致人们需要支付更多金钱来购买有关食品,进而感到愤怒。

    他披露,他已与农业与农基工业部长和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长谈及此事,部长也已亲自巡视,届时可进一步讨论如何解决有关问题;他也告知州政府,须生产自家的蔬菜、水果和鱼等。

    “让本地人处理,我们可找专家劝告他们,这样(食品)价格就会下降。我们需要现代化农业和科技。”

    缺经验希盟有进步空间

    希盟政府执政近一周年,表现也成为众人焦点,但达因不愿正面评价希盟的表现,只表示希盟缺乏经验,尚有进步空间。

    他指出,经营中央政府和州政府完全是两回事,经营州政府会较易,但中央政府须对很多事情保持敏感;贫穷、收入差距等区别让全国各地有所不同,所以中央政府须平衡这些不同之处。

    “希盟政府中有一两个人富有经验,马哈迪、慕尤丁(内政部长),或许外交部长,这是我个人意见。”

    达因形容,希盟正处在一个陡峭的学习曲线上,需时掌握窍门,也不要忘记他们是在一个远超出之前所知、更令人担忧的财务状况范围内运作。

    他说,希盟政府完成了许多改革,接下来就要专注在生计问题上;联土局、朝圣基金局、一马发展公司(1MDB)和政联公司等问题已经处理,但较耗时,所以政府需更多时间来落实竞选承诺,东铁就是其中之一。

    他直言,希盟政府需作出不受欢迎的决定来改善财务状况,但他们就快成功了。

    部长再忙不能忽略选区

    达因分享自身经验,警惕人民代议士受委为部长后,不能以公务繁忙为由而忽略选区,否则5年后就会遭选民唾弃。

    他说,虽然过去他每个月只回选区一次,但他都会交代代表留下照顾选民,并把选民的信件转交给他,再一一回复,这样选民才会感到受重视。

    “人民要求的不多,他们面对问题才来找你,因为他们投选你为他们的代表,就聆听他们的问题。当时你承诺只要他们投选你,你就会照顾他们,但现在当上部长后就以忙碌作为推辞,是不可以的。”

    他强调,人民要的不是钱,若选民的问题涉及部门,就代为转达;若问题无法解决,就直接告诉他们事实,他们都是理性的人,但不能忽略他们。

    他补充,要是真的无暇接见,那就可以让政治秘书代为接见,这也是部长有那么多助理的原因。

    改善经济需时人民应耐心

    达因指出,加强治理和公共机构,以及改善国家的财务状况都需要时间来进行,他呼吁人民,包括华裔社群保持耐心。

    他说,照顾国家经济非常重要,因为人民会担忧未来、就业、生活费和经济增长;而希盟政府不但在努力加强治理和公共机构,也在默默改善国家的财务状况,以为政府的运作奠定新基础。

    他披露,政府部门正在检讨一些冻结项目,并相信部分项目将会获准继续进行,届时,当政府工程变多,就会对私人界产生乘数效应(multiplier effect)。

    “由于这些事情都会花费时间,人们也对改变逐渐没耐性,进而产生愤怒和无奈感。但是,他们必须了解一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就会有偷工减料和没有依照规矩行事的情况出现。”

    “这是我们不想要发生的。所以,我希望人民,包括华社能保持耐心。很快就会看到这些变化。”

    达因是针对早前数场补选出现华裔选票回流国阵一事,如是回应。

    安华会接棒除非闹不和

    马哈迪会否在2年内,将首相职交棒给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前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坦言,他不解人们为何要质疑此事,更认为不断讨论此事的人是有意制造问题。

    “既然他们已定下相关协议,那就应尊重有关协议。若已同意是安华接棒,那就是安华。”

    他说,安华在大选前人在监狱,没办法领导,寻求特赦也耗时,所以马哈迪同意一旦希盟胜选,就会担任首相,毕竟人民问起此事时,若无法回答,人民可能就不投选你。

    询及是否有信心安华会接棒任相,他认为,这必然会发生,但不排除会因闹不和而出现变化。

    “以我个人而言,这必然会发生,除非他们之间吵架,那我就不知道了。”

    针对安华是否是任相最佳人选,达因指出,首相或州务大臣人选都是先由政党选出,再由国会决定,因为他们都须获得大部分国会议员或州议员支持。

    即便他不够好?“你怎么知道他不够好?我不知道。很多当选的领导人都不够好,很多国家都有差劲的首相,最终他们都输了。最终,你在位就需表现。最终人民会决定。”

    希望联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拿下政权后,马哈迪就多次强调本身会遵守承诺,会在两年时间交棒给安华,安华也表明不会催促前者。

    即使杠上王室宪法仍至上

    马哈迪与柔佛王室杠上,达因针对此事为马哈迪护航,强调我国是宪法至上的国家,任何与联邦宪法有所冲突的法律都是无效的,不会改变。

    他指出,我国于1957年独立之时,马来统治者和代表人民的时任政府就与英国签署协议,同意我国是宪法至上的国家。

    “我们是君主立宪制国家。人们通过选举投选代表。人们可以投选他们想要的政府,也可以把他们拉下台。这是不能被测试的基础原则。”

    他说,即便王室不这么认为也没关系,毕竟法律就是法律,而马来统治者是根据获胜领袖的劝告下行事,否则进行选举也是浪费时间。

    询及大部分巫裔都非常支持马来统治者,若马哈迪继续与王室杠上,会否影响巫裔对希盟的支持,达因则简单说明:“这就是教育为何如此重要。”

    贫穷与种族无关联

    尽管人们经常把华裔与富者挂上等钩,但达因强调,贫穷与种族毫无关联。

    他说,通过种族政策获得巫裔支持是政治人物的做法,但作为政府,必须一视同仁协助贫穷者;只是很遗憾地,大部分贫穷的人都是土著。

    “在甘榜贫穷的华人与在甘榜贫穷的马来人是一样的,甘榜的穷华人和富有的华人是不同的人,即便他们都是华人。贫穷和富有的马来人也一样,他们无法相互了解。

    “分别在于贫穷和富有,而非马来人和华人。同样贫穷的马来人和华人可以相处,是因为他们都是穷人。”

    询及希盟政府的政策依然有利于土著一事,达因否认有关说法,指政府的土著政策是国家政策,但这里的土著所指的是贫穷人士,很遗憾的,大部分贫穷者都是土著,所以必须了解这一点,政府也应好好向人民解释。

    马中是老朋友凡事可讨论

    受委代表我国政府与中国谈判东海岸铁路计划的达因形容,大马和中国往来甚久,马中之间的关系犹如老朋友,任何问题都可轻易坐下来讨论,再寻求对方协助解决问题。

    他说,我国政府与中国政府的关系良好,即便首相敦马哈迪有时会批评中国,中国还是会接纳前者的批评。

    “我们(大马和中国)都是亚洲文化,有任何问题我们都会坐下来谈论。我们与中国领袖建立良好关系,甚至连私事也可以谈论。

    “你必须保持这段关系──这种他们互相信任的关系。”

    此外,达因强调,不单是涉及中国的项目,所有涉及本地或外国公司的项目都不准许再发生违法行为。

    他说,所有事都必须依章行事,所有部门须确保项目或建议书遵照指南进行,且每个批准阶段都经过严格审查。

    “东铁和沙巴天然气输送管项目被(前朝政府)急促批准,充满了疑点及含糊不清,也没向内阁好好汇报;国阵部长及国会议员更没仔细提出质疑,而是盲目地在内阁和国会支持有关项目,危害了人民利益。”

    被需要才会站出来

    马哈迪若交出首相职,达因也将正式回归阅读和耕种的退休生活,但若新任领导人需要他“江湖救急”,他还是会义不容辞站出来。

    达因坦言,他的身体向来不适,已退休的他只是受首相任命才回归帮忙,目前已是时候停下休息。

    “我已完成政府赋予我的任务,一开始是资政理事会,接下来是东铁谈判。我将回去做我喜欢做的事,即阅读和写东西,我的新爱好是耕种。”

    他透露,以往他都是凌晨12时睡觉,但接管了资政理事会后,凌晨2点才能入睡。

    “这已形成习惯,不能入睡,太多文书工作了,每件事都是紧急的;凌晨2点才睡但很早起床,身体不能承受了,所以医生吩咐我放缓脚步。”

    询及若安华需要他帮忙,他会否伸出援手?达因没有正面回应,仅说安华是他的老朋友。

    但他也说,若发生紧急情况,需要他出面维系外交关系,他将站出来帮忙,否则他将不再参与其中。

    “这个国家已经有够多聪明人,给他们一个机会吧。”

    独家专访
    首相特使兼前资政理事会主席:敦达因
    独家报导:林明标、黄治振、沈燕玲、叶爱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