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点先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差一点先生

    余韦庆 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



    农历新年的夤夜总有爆竹声和炫目的烟花,这苦了甫入睡的他。他揉揉惺忪睡眼,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就决定到客厅看电视节目。

    数绵羊对刚度过知命之年,准备迈入耳顺之年的他基本无效。

    失眠症往往困扰着许多富有的成功人士,可这年头市井小民被失眠困扰的几率远比那些成功人士高。

    农历新年的电视节目肯定少不了生肖运势。

    屋外烟花点缀夜空,屋内电视节目点缀他内心的虚空。“属牛人士在2018年的财运是非常好的,你们在这一年因为有吉星的保佑……”。命理师说得头头是道,可他摸摸钱包发现所谓生肖运势只不过是江湖话术。

    他望着日渐消瘦的钱包,再看看日渐变粗的腰围叹了口气。如果人能不吃不喝57年还能呼吸生存,他现在早已经是世界首富了。

    他关上电视,走出屋外静静观赏稍纵即逝的烟花。

    凌晨2点睡意兴起,又是鼻鼾声不绝于耳的深夜。

    掐指一算,半载岁月过得平平淡淡。

    坊间曾流行一句话—-“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岁月对市井小民而言是杀猪刀,对稍显富有的人则是美工刀。

    然,一切活动的将静止于那把手术刀。

    昨天早晨,他坐在自家经营的老字号餐厅喝着黑咖啡思索人生。还有3年,3年时间就迈入耳顺之年。

    几年前,他偶然在报纸上看到老友的讣告。心肌梗塞。他突然倍感害怕。医学杂志上说过50岁以上、打鼾、男性是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症状。

    他很害怕自己会在睡眠中失去心跳,更害怕仍未见证儿子的成功就已经撒手人寰。

    他自认比任何人努力,可命运似乎总爱跟他开玩笑。

    24年前,坑坑洞洞的路逶迤难行。这还未开发的小城镇,泥泞的乡间小路是唯一通向市区的道路。

    当时并不是商店林立的热闹小镇,谋生比现在容易。24年后,周围都是商店。生意难做。

    玻璃杯内的黑咖啡仅剩最后一口,他犹豫片刻还是往杯里加了一茶匙糖。桌上的报纸写着:“大马经济持续增长”,他摸摸钱包后望向对面的商店。

    差一点。

    帆船在柴米油盐的汪洋中前行,船夫努力撑起那片破帆。经济这头凶猛的虎鲸紧追在后,激起浪花试图摧毁这艘破船。日夜航行多年,为的就是亲眼目睹阴晦天空落下一沓紫色的生计。

    远方的灯塔忽明忽暗,船似乎很难靠岸。忘了准确的年日,只记得某天夜晚海面竟比昔日平静。眼前一片白色海洋。船夫挂起微笑,将船上湿漉漉的生活一一拾起。晾干。

    虎鲸的残骸沉入海底,船最终靠岸了。

    闹钟声。凌晨5点。美梦幻灭。烦恼犹在。

    经济不景气,农历初二原是在家赖床的日子他却得工作养家。

    生活好像从不曾对善良的人伸出怜悯的双手。

    重来不曾。

    生活只让善良的跟随者添了两份憔悴,一分困倦,半个性命。怕了?累了。

    他望着酣睡中的儿子,在镜子前挤出微笑。究竟问题的根源在哪里?又是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他只是一介凡人。他想挣钱!炒股?输了。买彩券?差一点就赢大奖。债台高筑,惹来无数个辗转难眠的夜晚。差一点就入睡。差一点就能让妻儿过上好日子。

    旁人总爱笑他傻,总说今日的困境是他咎由自取的。然,这些“差一点”背后藏了无数个秘密。

    他生性憨厚老实,从不懂得拒绝任何人。朋友有难他会伸出援手,竭尽所能帮助对方度过难关。自家经营的餐厅所售卖的新鲜果汁绝不兑水,百分百新鲜好喝。

    同行都说他不懂经商之道,要赚钱就必须偷工减料。他绝对不会那样做!这些常光顾的食客绝对会因为实物质量变了而去光顾别家。

    十年如一日的价格注定赚不多,可他已把这些食客当家人对待。儿子常年在外求学,他需要的是那点熟悉的温暖。

    他承认自己并不完美,承认自己是个滥好人。

    滥好人注定凡事“差一点”。这点他是在人生逐渐迈入耳顺之年才领悟到的。他站在餐厅前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来往的车辆及雨后春笋般的商店叹气。

    “生活啊,您可曾记得我?我是不被幸运眷顾的傻瓜,用一生的善良在为你上色。”他忘了何时睡眠离他而去,只记得桌上摆放的债单和一张彩券。

    他想尽快付清债务,待他日东山再起。

    时光如白驹过隙,日子虽难过也得学会苦中作乐。转瞬间,2018年已经过了8个月而今天则是2018年8月31日—国庆日。

    他驾着车身凹陷的Isuzu D-Max 在市区兜圈。

    他并没有修复凹陷的部分,也许那种残缺对他而言是另一种美。他将车停在药房前。

    失眠症。医院处方。握住门把的手。举棋不定。他最终并没有推开门。他将处方撕碎,点起手中的烟。他抽着生活的苦闷和压力,站在路边数着来往的车辆和新建的商店。不发一语。

    夕阳将近,一年一度的烟花盛典即将来临。他的车缓缓驶过街道,这小镇的夜晚十分热闹。路上经过庙宇,他决定为自己求一张平安符。

    望着佛像的笑靥,他安慰自己“天公爱憨人”。

    十字路口。左边是高利贷公司。右边是回家的路。该向左或向右?

    夜幕降临。夜空尽是五彩缤纷的烟花。

    他的车在夜空下烟花声中慢慢行驶着,行驶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