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变天1周年◢ 魏家祥猛摇头 “ 做的远不如说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509变天1周年◢ 魏家祥猛摇头 “ 做的远不如说的!”

    (吉隆坡8日讯)希盟政府执政满一年,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对希盟政府的表现不断摇头,并指当朝一切还是首相敦马哈迪说了算;他认为众阁员中,只有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和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的表现,值得点赞。



    他说,希盟确实实现大马首次的政党轮替,但最大问题在于,做的能力远不及说的能力。

    “(希盟)可以说得天花乱坠,最后做出来时,却是不断的U转、经济政策上没有方向及不断赖前朝。”

    他指出,自马哈迪组阁后,内阁变为一个人的内阁,行事专断。

    “行动党选前信誓旦旦承诺制衡马哈迪,最后是拥16席的土团党,完全制衡42席的行动党。”

    魏家祥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时说,纵观一年的表现,若要勉强在25位部长中选出相对不那么糟糕,或相对务实的是哥宾星和杨美盈。

    魏家祥。
    魏家祥。

    被民行视为眼中钉

    他点评,哥宾星比较实干、务实,在国会回答问题时比较认真,不会招惹他人或故意说三道四,针对提问专业作答。

    “第二是杨美盈,她比较专注在其部门,少说话、少批评他人,专注在她的独特领域,把很多时间放在部门。”

    但他认为,近期爆发的莱纳斯风波对她杀伤力很大,因表面上,其立场是莱纳斯废料须运出国,可回到内阁,那是集体决策,外界其实很多人不清楚她在内阁扮演的角色。

    此外,魏家祥认同,他如今已成为行动党“眼中钉”,凡其言论,无关对错务必反驳,似成了该党的作业模式。

    “我觉得已经到了这阶段,所以之后我也不敢示弱,当理由站在我这里时,我一定会发声。”

    魏家祥(右)接受本报记者曾欣艳专访,点评希盟政府表现。
    魏家祥(右)接受本报记者曾欣艳专访,点评希盟政府表现。

    我在内阁是坏蛋” 即使面对首相也不静静

    魏家祥自嘲,以往在内阁没有静静,更不是个乖小孩,即便争议对象是首相也勇于表态,无所畏惧!

    “我(以往)在内阁里是个坏蛋的孩子,会提出些不同的意见……我有我的观点,我也不怕顶撞首相。他们不对我也会提出。”

    他举例,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多年前担任教育部长时,曾有意推出《马来西亚我的国家》(Malaysia Negaraku)课本,且必须以马来文授课。

    他提到,当时,身为副教长的他极力反对,因这已触碰华社和华教的底线。

    他说,慕尤丁最终基于马华反对,以及考量到他甚至提出辞职,继而打消念头。

    对于闹得沸沸扬扬的大学预科班事件,魏家祥分享说,2002年宣布开放10%名额给非土著生后,他是首个跑遍全马各地展开宣导工作者,他当时还只是马青总团教育主任。

    他还说,2008年上任副教长职时,更曾协助458宗上诉案例全数上诉得值。

    助理代发文告掀争 “老板”不得推卸

    希盟政府上台后,不时会看到正、副部长助理发文告,魏家祥点评,助理发言一概计入“老板”账,不得抵赖或卸责。

    他说,身为新闻秘书,在政策层面无发言权,唯有在“老板”发言遭曲解时,才会针对有关内容发文告澄清。

    他指出,为人上司者不能在文告内容掀争议后,以不知道或非当事人本意搪塞。

    他强调,只要文告来自某部长秘书处,文告内容就代表相关部长言论,且一旦有错,相关部长就得“背锅”。

    聊到秘书团队,魏家祥不禁会心一笑,笑说一些部长上任时曾信誓旦旦放话称助理团队无需多人,如今看来是有过之无不及。

    “今天你看,有多少部长超额?所以我说,(他们)口不应心,以前讲的东西,或刚上任时所说的话并不能反映今日所作所为。”

    但他也提及,当今政府的秘书团队相对主动,但过于主动也造就破绽百出,送出“批评”机会。

    选民有怨气未必转投国阵

    政策或决定回转时有所闻,但魏家祥说,政府经常“U转”与国阵能否“翻身”重返执政,是两码子的事。

    他说,人民的好感因政府把“U转”常态化而日益消散,但人民不会因讨厌政府而改变选票去向。

    “最后会不会投给你才是关键……选民有怨气,但不等于会马上转换为选票,真的不满、不认同、会否投你还是问题。但过去是已铁了心,只要你,我就不投。”

    但他也深知,这效应须慢慢营造。

    询及针砭时弊,唾弃、谩骂却持续不断,魏家祥说,改观还须长时间。

    “我从不期许一蹴而就,但马华希望一点一滴去做,选民能够逐渐明白权力须被制衡,行动党面对不公不义保持静静就更加需被鞭策。”

    他指出,换句话说,如今在很多课题呈角色对调,当初行动党曾把马华批判得一文不值,但该党当前所作所为可说是比马华过去更糟糕。


    (本报曾欣艳摄)

    不介意在野续监督制衡

    下野一年,魏家祥称如今平静许多了,但会继续秉持政治平衡、监督制衡,为更美好的大马努力的中心思想。

    他说,当初出战“黑水一役”虽有感国阵战绩不会亮眼,但没想到迎来一场政变,马华更是只在他上阵的“黑水一役”中保住了亚依淡国会选区。

    “(如今)我们要把所有原罪卸下。509确实对马华和国阵是沉重打击,但也是个大破大立的契机,我们重新确立盟党关系,重塑党员对党的忠诚,这是当务之急。”

    魏家祥说,这一年来生活很充实,生活忙碌依旧,只是角色不一样了。

    他指出,如今一个人孤军上路,这迫使他在面对不同议题时,少了讨论对象,须凭个人政治触觉,当下即思考作回应,片刻不能拖,且得精准拿捏,这对他而言是一大挑战。

    他不介意继续在野,也没想过能在2至3年重返执政。

    “可能再回去执政时已不在我这年代,但现在要铺路,让人看到(我们的)核心价值。”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