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之虎”昔日辉煌已逝? 达因:欲速则不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亚洲之虎”昔日辉煌已逝? 达因:欲速则不达

    (吉隆坡8日讯)希盟政府执政满一周年,大马何时能重现首相敦马哈迪口中那个“亚洲之虎”的辉煌年代?前资政理事会(CEP)主席敦达因对此直言,欲速则不达,我国应汲取1997年金融风暴时的教训。



    敦达因
    敦达因

    达因在接受《中国报》独家专访时说,我国要重返经济辉煌年代永远不会有一个时间表,因为这一切极度胥视整体国际局势。

    “你一定还记得1997年发生的事情,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春风得意,所以(今次)我们应当非常谨慎,不要让时间框住了我们。”

    教育助摆脱收入陷阱

    从1988年开始,大马的经济成长率连续9年每年都超过9%,并在1996年达到10%的高峰,堪称大马经济的起飞期。但随后而来的货币风暴,即1997年亚洲金融危 机,让一度意气风发的我国经济 遭受重创。

    达因指出:“现在最重要的是我国走在正轨上,为所有阶层带来经济改善。但是,任何经济成长都必须是伴随着社会和教育一同增长,因为我们建立的不仅仅是一个强劲的经济体,我们也须建设一个拥有强大道德价值观且更有韧性的人民。”

    他说,我国会一直受困在中等收入陷阱中,当中有许多原因。人民的教育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脚步是其中重要的因素,而穷人想要摆脱贫困,教育是他们能够逆转的唯一途径。

    政府没必要资助年轻人买房

    达因强调,政府在探讨对策时,应当考虑周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以可负担房屋为例,他认为政府没必要为年轻人提供资金助他们买房。

    他说,政府确实承诺会帮助人民拥有房屋,但很多年轻人买不起房,归根究底是收入不够。

    “我认为(政府)没有必要为他们提供贷款。如果他们借钱后无力偿还房贷,那最终将变成他们的负担。”

    “政府要做的是解决他们(年轻人)收入不足的问题,只有收入提高了,才有能力借贷。政府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年轻人在借贷后有(足够的)钱偿还。”

    他指出,我国最大的分别在于穷人和富人之间的距离,并非肤色和种族之间的差异,而穷人中又以土著占大多数,这些贫富悬殊问题都必须被解决。

    各司其职闲事莫理
    各怀鬼胎外资吓跑

    我国若想赢回外资信心,政府与人民必上下齐心,目标一致且各司其职。

    在达因眼中,专心负责好自己部门的事情至关重要。家齐了,治国就不难,当信心重返,外资自然会回流。

    “(好)政策会带来信心。新政府执政大约一年,但他们长期处于反对党位置,一个习惯性批评的位置,这就是问题所在,无需为说过的话负责。但作为一个政府,你必须兑现你的承诺,这非常重要。”

    “然后,他们须保持团结一致,除了团结人民,政府上下也得要一致并拥有共同目标。唯有人民和政府一同将信心赢回来,经济才会成长。如果内部都不团结,又有谁敢来(投资)?”

    “如果连我们自己人也都各执一词,这肯定不能,相互抵触的情况不应该发生。我个人的意见是,部长应该谈论自己(部门)的政策,这就够了。例如你想做什么,举例可负担房屋,你要怎么解决?你必须向人民解释,然后去执行。”

    “不要去干涉或谈论其他部门和部长的事情,专心做好自己的分内事。负责振兴经济的就做好经济的工作,负责财政的就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内政部就做好内政部的工作。

    如果有任何分歧就带到内阁讨论,大家讨论并取得共识后,每个人都会给予(相关结果)支持。”

    总括而言,达因说,政府现在最重要的是按步就班履行政治宣言。

    库存高企棕油价暴跌
    大马应与他国商对策

    国际油价走高,石油贡献政府的收入确实也增加了;但达因不认为,我国会回到依赖石油收入的年代,因为我国当前的经济结构更多元化,他也相信政府未来会继续依循多元化收入的方向。

    针对棕油库存高企导致棕油价格暴跌,达因指出,棕油最大的进口国是印度,接着是欧盟,再来才是中国。

    他说:“在商业的世界,价格的波动是由供需所决定,和股票买卖是同样的道理,这是正常的。我国无法单凭一己之力来解决问题,印尼生产更多,其他国家也有生产(棕油)。就好像石油,并不只是一个国家可决定油价,所以他们成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

    “举例,此前美国宣布(5月初)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全面制裁(终止原先给予台湾等8个进口伊朗原油国家的豁免待遇),造成石油供应出现短缺,这只是短暂现象和突发事件,若伊朗这时候说他们会继续出口,油价便又会回落,这不是真实、而是假设的价格。”

    “说回棕油,如果印尼说他们不想再出口时,价格便会飙升,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是市场力量造成价格波动。”

    “如果想要稳定棕油价格,我们需要结合其他棕油生产国一同探讨解决方案,并为棕油价格设定底价和顶价,而我们也曾经这么做。”

    独家报导:叶爱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