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柔州土团党“好戏连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刘彦运:柔州土团党“好戏连场”

    自从柔佛州前任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被辞职”后,柔佛州土团党内部的政治格局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权力结构也跟着产生变化,这是不可避免的。在一个政党内部的权力结构,一旦相对平衡的局势被打破,出现权力真空或重新“洗牌”的情况,整个权力格局或政治局势,肯定产生变化,再也无法保持之前相对稳定的均势。



    首先州务大臣职位悬空,需要寻找一个接班人,这点肯定引起柔州土团党内部各派势力的蠢蠢欲动,准备推荐自己派系属意的人选上位。一州之长的诱惑力太大,各派暗中角力的情况肯定难免。当时流传的几个可能接班人包括时任州行政议员沙鲁丁嘉马、马兹兰、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丁能区州议员苏里汉。

    而最终脱颖而出的是中央属意的人选拿督沙鲁丁嘉马。沙鲁丁嘉马属于土团党总裁慕尤丁派系的得力干将,而他的上位,应该可说是慕尤丁幕后运作的结果,他相信也是各方能够接受的人选。根据柔州的政治传统,州务大臣人选必须获得柔州苏丹的认同,才能够正式获得委任。

    令人意料之外的是,原本与土团党主席兼首相敦马哈迪关系不是很“融洽”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却欣然接受沙鲁丁嘉马成为州务大臣,并即刻让他宣誓就任。之前流传的苏丹依布拉欣可能在州务大臣人选方面与中央“角力”的传言一扫而空。不过,苏丹却向沙鲁丁嘉马提出一个“条件”,必须改组州行政议会。这很明显苏丹陛下也是通过州务大臣与敦马“暗中较劲”!因此前敦马曾经对沙鲁丁嘉马面授机宜,不需要改组州行政议会。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根据我国的政治传统,执政党的州务大臣必须听命于中央政府及党中央的指示,然而作为政坛新星的沙鲁丁嘉马却公然与中央“抗命”,选择听从苏丹陛下的旨意,改组州行政议会,并将行动党的陈泓宾及土团党的马兹兰撤换,还公开在记者会上挑明“选择让他感到舒服的人共事”!

    背后有人“撑腰”

    沙鲁丁嘉马公然抗命的举动肯定令敦马哈迪感到不悦。然而如果深入分析,沙鲁丁嘉马是一个政治新秀,也就是俗称的“菜鸟”,按照常理,应该没有这个“熊心豹子胆”与中央抗衡,换句话说,背后肯定有人“撑腰”。

    如今土团党的内部派系之争已经逐渐浮上台面。随着奥斯曼于4月9日辞掉州务大臣的职位后,同时也辞去土团党柔州主席的职位。按照传统,新任州务大臣应该顺理成章受委为州主席,然而敦马却突然委任失掉州行政议员职位的马兹兰为新任州主席,这个政治意味很明显,州务大臣既然“不听话”,那么就委任另一个派系的人选担任州主席,掌管党务,制衡州务大臣。

    敦马的这个动作极有可能是延续当年巫统的政治模式,由党指挥官,也就是担任官职的党员或领袖必须听从党的指示,接受党中央的节制。如此一来,沙鲁丁嘉马极有可能成为“跛脚”大臣,在政务方面处处受到掣肘。

    最新的传言是,前大臣奥斯曼日前突然出面召集土团党柔佛州22个区部主席在新山“密谋”,要求撤换马兹兰,重新委任沙鲁丁嘉马为州主席。看来柔佛州土团党的内部争端一时还无法平息!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