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放下建材.提起食材 山丘上做农家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字游自在】放下建材.提起食材 山丘上做农家餐

    看天做料理。这“天”是天性,姑娘生来爱做料理,人生转折点到了,于是埋身于农田里,再卷袖当起厨娘;这“天”是天气,怎样的气候种出怎样的植物,就做怎样的料理;这“天”更是天命,命中注定放下建筑师身分,用职人精神把料理做好、做好料理,以料理人之姿筑起心与心的桥梁。在山丘上有个小农庄的颜丽霞(Lisa),这些年来与夫婿张子夫过上了采植农篱下,悠然见静景的山居生活。



    张子夫与丽莎的山居生活。

    多年以前,在报端一隅看过“A Little Farm On The Hill”(在山丘上的小农庄)以后,就一直对这个名字,过目不忘且念念不忘。

    在山丘上有个小农庄,这字面让我联想到陶渊明流传了千古时代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看似简单的文字,却充满想像空间,颇有深义,也带有浪漫之意。

    多年以后,我终于踏上这座位于山丘上的小农庄,它就隐身在近年晋身热门休闲点的雨林地带贞德拜(Janda Baik)里的Tanarimba,把车子驶进山居园区里,必须经过一段约2公里的上山路。

    转了两个弯的路口,先下车,自个儿打开铁闸,再上车,继续往斜坡路挺进,不一会儿,眼前旋即出现一栋用砖墙、木梁托起的木楼,它就坐落在环目皆绿的小山丘上。

    当天早上的阳光非常灿烂,普照在木楼跟农田上,特别暖洋洋,尤其木楼三面都是落地窗,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是多少城市人心神所向往的山居画面呀。”我心如是想着。

    从木楼走下来、走出来迎接咱们的,是大马音乐人兼导演张子夫(Pete Teo), 他跟妻子丽莎(Lisa,中文名颜丽霞)于五年前进驻了这个6依格的小农庄。

    张子夫对我们说,现在丽莎长期住在这里了,“至于我,因为工作需要,还得回到城里去。”山居里的日常都由丽莎跟她的小小工作团队打理与处理。

    这天碰巧是他休假日,我们得以在那个可以把天、把山、把地、把阳光明媚一览无遗的阳台上,尽兴、尽情、尽意地聊起“在山丘上的小农庄”。

    在这座山丘上的小农庄里,种了林林种种的蔬果与香草,有西方香草如百里香(thyme)、莳萝(dill),也有本地香草如叻沙叶(daun kesum)、山蒌叶(daun kaduk)、斑兰叶(pandan)、香菜、乌蓝(ulam)等等,蔬果则有南瓜、佛手瓜、黄瓜、羊角豆、四季豆、玉蜀黍等。

    生活重心移至山头

    张子夫说道:“本来想找个退休的地方,栽种一些菜,没想到越做越大。”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无法预测的出发与行走。

    这个山丘上除了有他俩充满田园风格的栖居,毗连着一片有机农耕地,农地里所种的卅多种蔬果和香草,用以供应农舍(Farmhouse)里要做的农家餐,“丽莎热衷于烹饪,她特别会煮。”

    丽莎原来是一名建筑师,旅居英国经年后,回到吉隆坡,执行过大大小小建筑设计个案,直至有一年的有一天,内心有一把声音告诉她,是时候做点别的事了。

    她循序渐进改变生活模式,“渐渐地,减少在城里的时间;慢慢地,把生活重心移到山里头。”

    她跟许多城里长大的女孩一样,习惯了城人般的生活,不知道农耕之乐、农业之美,“我很惊讶自己会爱上这样的山居生活。”

    访谈间,不远处传来阵阵鸟叫声,这都是在城里难于听到的声音,张子夫接着说:“这里还有新鲜的空气,以及平静悠闲。”两个人异口同声说:“或许年纪渐长了吧,想要的东西跟过去不一样了。”

    当初选择往有机农场发展,他解释,一来,出自于对食物情有所钟,从种植粮食延伸到供应粮食是顺理成章的;二来,有感当今粮食生产系统出现了缺陷,不仅对人们健康构成伤害,同时也不利于食品工业,“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能做一点就多做一点。”

    种健康植物,做健康美食,全赖有个会做好料理的另一半,追问丽莎的好厨艺源自何处、何人,她谦虚地说,当一个人离乡背井在外时,就不得不学会做饭菜给自己吃,“自大学开始吧,很享受烹饪。”

    日子有功以后,从擅长烹饪到乐于烹饪是一个过程,她向来热忱地呼朋唤友到家里来,并且给大家做饭菜,皆因她享受大家在一起吃饭的社交意义,“有美食、有陪伴……”

    在农舍与餐厅里,认识与不认识的大伙儿,可在宽敞且景色怡人的环境里享受好料理。

    田里时蔬直接上桌

    在山丘上拥有自己的小农庄后,丽莎秉持着自己的食物自己种的精神,再不然,就是尽可能采用在地食材,提到这事,她给我如数家珍般讲了起来。

    除了牛肉与羊肉来自澳洲之外,“在食材方面,我们采用的可可、香草源自彭亨州的种植场、有机鸡只则来自文冬、鸡蛋是附近农场供应的,连手工奶酪也是本地制造,来自吉隆坡。”

    不仅如此,“你看,这张椅子……”她指着我们坐着的小矮椅说道:“也是这里的师傅设计与制作的,还刻意做成生绣的模样呢。”她又说:“厕所里用的纯天然手工皂,也是本地品牌。”

    “在寻找食材过程中,我们意外发现,不只是自己在做,有许多人也在做着很多有意义的事情,这好像是一场社区行动,我们选择跟大家分甘同味。”

    为实现料理社交与共享料理理念,他们创设了农家午餐会(Farmer’s Lunch Club),“它固定落在每个月的首个星期日,随着需求的增加,也会配合特别的节日进行,一次午餐会可招待48位客人。”

    用餐地点就在与其住家咫尺之远的农舍里,事先在“A Little Farm On The Hill”网站上预约的食客(目前不接受walk-in食客的哦)陆续抵步后,就能享受到一连串舌尖上的美味。

    “我们做的料理,除了有浓郁的味道,同时也非常新鲜与干净。”从农田直接到餐桌上,这样的料理有一种农家的鲜味。

    餐桌上的拿手好料,当中有一道十二叶沙拉(12 Leaf Salad)似乎是想把农地里的菜,都搬进沙拉碗里头。丽莎透露,这道沙拉至少会有两三种生菜,还有芝麻菜、薄荷、罗勒、莳萝、软骨草(ketumpang air)、野人参等等12种植物,让你的味蕾完全被不同的绿色味道覆盖着。在看似简单的一道沙拉背后,却必须以人手花上半天时间在农田里收割,然后,在厨房里把一片片叶子清洗干净,相当耗力的手板工夫。
    蛋糕底是海绵蛋糕,烤好后,把3种不同的奶制品浇在蛋糕上,吃起来奶香味十足,人们一般会采用淡奶、炼乳和全脂牛奶,“我们用椰奶替代淡奶,再次本地化食材。”

    自种农耕香甜似蜜

    丽莎与团员一起设计的农家午餐会菜单,一般会随着农场的收割而出现季节性变化,恒常不变的特色料理是沙拉和熏制肉。

    “我们会以饮料和迷迭香烤果来迎接宾客,迎宾饮料是按农场里的收获而决定,时而香茅、时而百香果,当然也少不了餐前自制面包,还有它的沾酱。

    “餐桌上,通常都有两道肉类料理,牛肉和鸡肉或者是羊肉和鸡肉;另外,加上四道配菜,其中三道是菜肴,另一道则是米饭或是马铃薯。”

    美丽的饮食时光必然要以甜蜜的方式结束,最后的甜点与咖啡/茶时段里,最让食客忘不了的是自制三奶蛋糕(Tres Leches Cake),这是拉丁美洲流行的甜食。

    问张子夫最喜欢哪道料理,他马上回说:“每一样都喜欢。”周游列国吃遍天下美食之后,他心中最记挂的,始终是自家种的纯净蔬果,“吃起来有一种新鲜感。”

    回到山居,他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走进农田现采、现吃自种的玉蜀黍,“非常香味,好像糖那样。”有鲜美食材作开始,做料理变得不需要复杂道理,“让它们用最天然的方式呈现自己吧。”

    山居岁月学会等待

    披头四成员约翰列侬(John Lennon)曾经说过:“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数年山居生活让张子夫和丽莎意识到,速度在这里是行不通的,除了耐心,还是耐心,“蔬果不会因为你加快速度或多加人手,就能长成你想要的模样。于是,这些年学会了等待。”

    所有的等待都是一种深刻的活过,历经生命千山万水之后,大自然教会他俩找回可以走近、走久、走远的生活。时间并非用来追赶,而是同行的。

    特约:子若

    图:陈梓健/A Little Farm On The Hill提供

    www.alittlefarmonthehill.com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