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笨小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周若鹏《笨小孩》

    我和朋友共同处理一文创基金事宜,他负责接收申请电邮。来邮不少,但非脑残类的只有一封,其他的呢?某大学生的电邮内容是空的,全文两句只打在主题栏,自称艺术工作者,要钱。还有的人问细节,但细节其实通通在网站写得一清二楚了,叫他们去看,他们说你告诉我就好,而且态度恶劣。各位笨小孩,网站说明的功能,就是要“告诉”你们细节呀!



    这样的现象我不是现在才注意到,过去办文学奖、办促销等等,无论简章、文案写得多清楚,一定会有人问显而易见的问题。写明了“按此链接购买”、“各大书店均有出售”,必定会有人询问“哪里买?”为了做生意,本着客服精神耐心回答也就算了,但基金申请者可是向我们要求赞助,好像应该是他们拿出多一点诚意和礼貌,不是吗?

    无能深度思考

    也不只是我们面对一些新鲜人态度恶劣、脑筋打结的问题,其他朋友也遇过。某位在报社工作的朋友忍不住发文控诉,一少女去电追问一项文学奖的细则,尽管他一再强调文学奖不是他们办的,她还咄咄逼人,最后少女不客气地挂断电话。

    我推断年轻一代有部分人已丧失了阅读长文的能力,也失去了沟通和社交能力。看到超过百字的“文章”,就放弃阅读,选择直接询问对方自己想知道的部分,让对方把一碗资讯一匙一匙的喂到嘴边。他们没有考虑到电话、电脑另一端是活生生的人,我们很忙,要处理的不只是一个笨小孩的事情;也完全不顾我们的感受,因为对他们来说线路切断以后我们就不复存在,像机器人。你是不是发觉这行为好像很熟悉?是不是很像在使用社交媒体和通讯App的状况?

    在社媒和通讯软体中的文字都是短句,而且双方没有面对面沟通,长期依赖文字来往便缺乏社交礼仪的训练。无论发表什么,在发表的那一刻都是单向的,发言者先想到自己,可能根本不会考虑到对方。我们的新一代是这样“训练”出来的,说有多吃亏就有多吃亏。一个无法阅读长文的人,问题不止于无法吸收完整的资讯,同时也肯定无能深度思考。这样的病症呢,学名叫“脑残”。

    没有社交能力,必定惹人嫌弃。就算那大学生是毕加索再世,我不会有那个肚量和时间去发掘。你猜,我们会优先考虑谁的赞助申请?当然是资料准备齐全、态度良好的申请者,谁会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没有礼貌的笨小孩身上?
    奉劝笨小孩们,除非你天生贵为王子,否则还是努力和谦虚点的好。就算你是王子,如果无礼又无理,总有更厉害的人不给你面子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