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政治谋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政治谋杀

    敦达因的访谈新闻点击率都很高,许多人爱看敦达因,因为他一身轻,畅所欲言。



    遇上重大课题,一般人花费许多唇舌讲解仍无法道破或不好意思说破,他总能以简洁的一句话点破,观众从中扼要地掌握事件的精髓,穿透政治迷障。

    尽管大学预科班“90%土著、10%非土著”的种族配额制度已过时,理应废除,但他强调,如果希盟政府贸然废除,等同于“政治自杀”,被反对派人士标签为“反马来人”。

    抽离这起事件的庞然杂物,它最烙印人心的,也是最让人无奈又悲叹的,是这国家的政治生命大于一切,成也政治,败也政治。

    政治是改革的制造者;政客是麻烦的制造者;老百姓是政治斗争的牺牲者。

    用“政治自杀”来形容可能太严重了,而且有违改革的使命,把希盟之名做小了──正是前朝做不到,今朝才交由你去做。

    再说,为革命展开的政治斗争,本来就是当今在朝者当年挥舞反对党大旗时的革命传统,“自杀式”史迹斑斑可考,如今个个活得好好有依靠,可见“政治自杀”带有正面的利润价值。

    麻烦制造者

    从反面看“政治自杀”这关键辞句,当权者站在利益的基础上,不能贸然行事,成为麻烦的制造者;举凡做不到的事,就搬出“政治自杀”来警告大家,而且语气好像就站在高楼上,警告别人不要再靠近,否则就跳下去。

    当“政治自杀”成了自我甚至全民防卫的大道理,不要去谈,不要去碰,加诸自身的忧虑,将进一步制约自己的思想和言行,进而限制了大马的创造力和生命力。

    这是比“政治自杀”更可怕的“政治谋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