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撤离金额写新高 国行:不会被击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外资撤离金额写新高 国行:不会被击垮

    (吉隆坡16日讯)外资撤离恐慌持续笼罩我国股、汇、债三大市场,但国家银行称,资金流动本就是资本市场常态,且我国过去数度面对外资大举撤离也从未被击垮,故此次也不例外。



    我国债券市场2018年的全年外资净流出高达219亿令吉,为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今年,挪威主权财富基金撤离大马政府证券(MGS)市场、富时罗素(FTSE Russell)或调降大马债券评级等负面消息皆显示外资对我国失去信心,未来本地市场恐面临更多的外资流失。

    对此,国行总裁拿督诺珊西亚今日出席2019年首季经济汇报会时指出,我国仍有大量本地投资者在支撑市场,所以外资撤离对我国债券收益率的负面影响将不会像其他区域国家那般严重,也不会破坏国内任何经济活动的运行。

    诺珊西亚(右起)和国行副总裁周清莲共同出席汇报会。
    诺珊西亚(右起)和国行副总裁周清莲共同出席汇报会。

    “外资流入或流出对资本市场来说都是常态,我国过去也曾面临几次外资毫无预警外流的情况,但当时股汇市场都未遭到巨大打击,相信此次也不会有显著的负面影响。我们目前唯一要做的,就是加强国家经济基本面。”

    同时,国行助理总裁诺希拉阿都阿兹称:“挪威撤离大马政府证券市场也不代表将完全停止买入我国债券,只不过是不再将之纳入表现评估基准。”

    国行今日公布最新经济数据,在服务、制造和农业经济活动的带动下,我国2019年首季的国内生产总值按年成长4.5%,优于市场预期,惟稍逊于2018年末季的4.7%。

    6大措施提高流动性 深化投资者对冲平台

    国行宣布,推行包括加强回购市场(Repo Market)流动性、巩固大马政府证券市场交割机制,以及增加外汇风险管理的灵活性等6大措施,以提高债券和外汇市场的市场效率、流动性和可及性。

    诺珊西亚指出,国行正与大马证券监督委员会、大马交易所和主要市场参与者合作,以加强大马政府证券期货结算的交割机制,进一步为投资者开发有效的对冲平台。

    询及这些举措是否为了应对大马债券可能被富时罗素除名的危机,诺珊西亚称,这仅是巧合。

    “国行每年都定期与市场参与者交流,并制定相关举措。我们原定在发布年报时宣布这些举措,但最终决定在公布首季经济表现时一同宣布。”

    另外,国行将着手扩大其动态对冲计划(Dynamic Hedging Programme)规模至涵盖信托银行和全球托管人,并提高该计划参与者对于管理外汇风险的灵活性。

    同时,国行将通过增加用于做市活动的非现金债券可用性,以加强回购市场的流动性与弹性。

    “我们也将简化外汇交易和文件的编制流程,以及改善令吉在本地交易时间以外的流动性。”

    全球局势决定利率走向

    国行本月初将隔夜官方利率(OPR)从3.25%调降25个基点至3%,诺珊西亚称,减息是为了维持货币政策的宽松程度,以扶持国家经济持续成长。至于未来是否再进一步减息,将取决于国内与全球未来的经济发展动向。

    询及之后会否调整法定储备金比率(SRR)时,诺珊西亚指出:“不管是法定储备金比率或隔夜官方利率,货币政策委员会(MPC)都必须先观察全球经济环境发展动向,以及外围环境对我国造成的影响,才能决定是否调整。”

    同时,尽管全球环境充满挑战,国行相信我国今年的经济发展仍将保持稳定,主要受私人领域消费带动。

    “充分就业率和薪资水平增长将带动服务领域和私人消费成长,制造领域投资也将促进整体投资活动的增长。”

    为此,国行维持今年的经济增长率于4.3%至4.8%。

    国行6大措施

    -增加回购市场的流动性与灵活性
    -加强大马政府证券期货市场
    -扩大动态对冲计划参与度
    -提高外汇风险管理的灵活性
    -简化外汇交易和文件的编制流程
    -改善令吉在本地交易时间以外的流动性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